日志浏览
硅谷现在深受道德危机困扰,可佩奇你在哪儿?
分类:精选文章  权限:公开  发表:2018年05月25日 12时56分  阅读:130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原标题:Larry Page's silence speaks volumes as Alphabet faces one ethical crisis after another)

网易科技讯 5月25日消息,据CNBC报道,谷歌联合创始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始终是个内向的人,但他的沉默似乎不太合适,因为在数据隐私和人工智能(AI)等问题上,科技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审查。在这两个领域,Alphabet恰好处于领先地位。

佩奇把大部分决策权和公开演讲的机会留给了其他高管,包括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云计算业务首席执行官黛安·格林(Diane Greene)以及Alphabet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股东们似乎对这种安排感到满意,但Alphabet是如此强大,它做出的每个决定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佩奇应该花更多的时间与股东们沟通。

硅谷现在深受道德危机困扰,可佩奇你在哪儿?图:2016年12月14日,拉里·佩奇(Larry Page)进入特朗普大厦,与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会面

现在谁能代表Alphabet讲话?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Facebook的象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亚马逊毫无争议的负责人,蒂姆·库克(Tim Cook)管理着苹果,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代表微软发言。

作为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于1998年共同创立了谷歌。佩奇始终是个内向的人。他从来都不喜欢参加财报电话会议,2013年就停止参与。自2012年以来,他就不在该公司的年度开发者大会(I/O)上发表主题演讲。此外,佩奇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或向公众演讲:2014年,他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在TED上发表了演讲,与布林和风险投资家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进行了激烈的言辞交锋,2015年在《财富》会议上露面,仅此而已。

但自2015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科技行业面临的审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格。佩奇是一家价值7400亿美元企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该集团旗下主要部门谷歌有自己的使命宣言——组织全世界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然而,收集、存储和分析海量信息正是人们所关心的,如何使用这些信息?谁来决定如何使用?

Facebook与扎克伯格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首当其冲,这要归因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数据滥用丑闻,以及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的关系。但内部人士告诉我们,谷歌的很多人都害怕被拖进泥潭,因为谷歌收集的信息和Facebook同样多,甚至更多。佩奇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他对此感到担忧吗?

皮查伊是谷歌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包括Alphabet旗下所有最重要和盈利的业务,如搜索、广告、云计算、企业软件、YouTube、Android、Chrome……基本上除了那些不赚钱的未来项目,一切都包含其中。皮查伊也是Alphabet的董事会成员,他经常谈到将谷歌变成AI公司,让AI成为谷歌所有产品和服务的中心。

但是AI不仅仅限于谷歌使用,它正被应用于Waymo的无人驾驶汽车和Verily的健康技术解决方案中。此外,Alphabet旗下的增长投资部门CapitalG,正与诸多投资组合公司分享谷歌的AI技术。佩奇对AI有什么看法?他有什么样的担忧?他会倡导什么样的保障措施呢?与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其他科技领袖不同,佩奇一直对此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数千名Alphabet员工已签署了一份请愿书,抗议该公司向美国国防部无人机项目Project Maven提供AI技术支持。据Gizmodo和知情人士透露,迄今为止,大约有12名员工辞职。谷歌云计算业务首席执行官、Alphabet董事会成员黛安·格林据说曾为谷歌参与Project Maven的决定进行辩护。佩奇也支持Project Maven吗?

2017年,谷歌员工们就特朗普提议的移民政策改革进行了抗议。皮查伊和布林都是移民,并在大规模员工集会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但佩奇却没有。

去年,当联邦政府指责Alphabet系统性地降低女性薪酬时,Alphabet的发言人已经准备好了声明,称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但佩奇什么也没说。

最近,谷歌对其员工行为准则做出了改变:它自从2001年以来就始终信奉“不作恶”(don't be evil)原则,现在却很少再提及它。2016年,它已经被从公司的座右铭中删除,取而代之的是“做正确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但是Gizmodo注意到,谷歌员工行为准则在4月或5月份悄然改变。现在它成了通用的公司语言,比如“最高道德标准”和“尊重”。

皮查伊为谷歌做决定,但佩奇帮助创建了谷歌及其企业文化。他是怎么想的?

佩奇让CFO、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高管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成为该公司在华尔街的联络人。他不再谈论谷歌是继苹果之后市值第二高的科技公司,今年3月份其已经落后于亚马逊。现在谷歌与微软差不多处于相同状态,这种情况自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

佩奇对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于去年12月份辞去执行董事长职务一事没有发表任何声明,尽管施密特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已有10年之久,带领谷歌从一家充满活力的初创企业成长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实体之一。

此外,佩奇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科技成瘾的争论,也没有提到像Google News和YouTube这样的科技平台在传播错误信息方面的作用,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在媒体整合方面的作用。

佩奇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参加庭审,即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子公司Waymo起诉网约车公司Uber侵犯其知识产权。佩奇在去年7月份发布了一份证词,但他似乎很难记住很多细节,Uber要求法官让佩奇回到证人席上。

佩奇或许可以忽略股东,他本人、布林以及施密特都有绝对的表决控制权,这源于该公司的多重股权结构和普通股股东的默许,这些股东似乎对公司的表现感到满意。内部人士表示,Alphabet重组背后的动机之一是,让佩奇有理由远离聚光灯,因为皮查伊现在领导着最重要的子公司谷歌。

但随着科技行业成为现代世界的权力中心,向公众隐瞒事实已不再合适。谷歌等科技公司不再是初创企业,他们的首席执行官也不再是笨拙的青少年。他们不应该被允许藏在自己的卧室里,每隔几年才会通过门缝塞出一封信。当剑桥分析公司丑闻爆发时,Facebook的扎克伯格沉默不语,但最终还是道歉了好几次,然后花了两天时间向国会证明,他的公司是如何利用收集到的用户信息的。

苹果的库克已经抨击了从用户那里收集并出售的商业模式,并打趣说:“如果顾客是我们的产品,我们就能赚很多钱,但我们选择不这样做。”微软的纳德拉没有像对待数据隐私那样对科技行业的做法持批评态度,但他经常谈到公司对社会的更大责任。亚马逊的贝索斯在信息收集方面始终保持沉默,但他在其他社会问题上,比如婚姻平等和移民政策,积极向相关团体捐款。

作为世界上最强大公司之一的领导者,佩奇到底相信什么?他关心公司对社会的影响吗?他相信Alphabet是善意力量吗?他是否曾经怀疑过他所创造的数据驱动现金机器?在与他人共同创立的公司中,“不作恶”的员工行为守则正被放弃吗?我们问了这些问题,但佩奇和谷歌拒绝做出回应。(小小)

标签(Tags):[db: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