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打老虎的博客
日志浏览
贾宝玉的性启蒙影响他对女性的态度
分类:文章  权限:公开  发表:2014年05月29日 23时23分  阅读:787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在一家男性网站上,看到过这样一则兴趣测试:“如果有来生,你会不会做一次贾宝玉?”事实上,对于大多数男性而言,贾宝玉这样一位从《红楼梦》里走出来的男人,并不受到大家的喜欢。但是,他作为代表着中国男性青春期自由的极至,在他纷纷扰扰的人生轨迹里,我们还是同样看到了一个传统中国男人感情生活不可避免的宿命。
  

平心而论,每一个男人的青春期都是极度渴望自由或者是安闲的,倘若真的要做出一个选择,倘若真的要在青春期里去实现一些美妙的体验,去追求一次生命活力的充分释放,那么,最好的选项就是做一次贾宝玉。毕竟,贾宝玉的青春期是一个纯粹得宛如童话般的世界,这个世界,自古以来都是无数人向往的。凡尘俗世里,从来都没有人拒绝整天在好玩的游戏中消磨时光,更没有人拒绝做一个沉浸于无愁宫中的快乐王子,而这个愿望的最初体验者,只能是贾宝玉,除了他,剩下的就是若干年之后的某些趣味性的选项。

 

人们对于贾宝玉的评价,最多的就是缺乏男子汉气概,用现在的话来说,贾宝玉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娘”,在《红楼梦》中,我们能够看到的这个男人在性爱方面的体现,也仅仅是与从其他人物的对照而显现出来。在贾宝玉 “初试云雨情”的那个章节里,我们在他的青春纹理中看到了一个正常男人的生理释放,他是通过性来做了桥梁,从此联通了他成熟的生命与外界的交流,一直走到了天人合一的状态。

 

《红楼梦》中,对贾宝玉真正有过的性生活,并没有过多的描述过,如果非要找一个用来开脱的说辞,或许,“仅仅那一次就够了”。有人说过,“真正的性就是自然”,贾宝玉的结局是看破红尘,出家为僧,这个男人的一生,最终复归于空,颇有几番禅意。贾宝玉就这样用自己游戏过,快乐过,悲伤过,后悔过的生活方式,从天上到人间,匆匆忙忙地过完了自己的一生,用绝非常人的方式为自己画上了一个句点。

 

贾宝玉的性启蒙导致了他今后在面对女性时的多边形态度,这种态度也是《红楼梦》的一条重要线索,或许,这也是曹雪芹在安排结构时,就故意设计了贾宝玉刚出场时就有机会体验男女之情。最初与贾宝玉交合的女子,我们可以说是秦可卿,那一场梦的意淫,是一种巧合,同时也更有深意。曹雪芹在描述这个章节的时候,让警幻仙子来引导贾宝玉,一起游太虚幻境,后来又安排自己的妹妹与他进行鱼水之欢,一切发展起来,都是如此的惟妙惟肖,这样的启蒙为后来贾宝玉对待大观园中的女子们的应对模式奠定了一个基点。贾宝玉的这种性体验,直接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态度,以至于到后来,他除了与袭人的一次性交之外,就再也没有与任何女人有过性交了。这种最原初的性体验,改变了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男孩看待女性的眼光,直接使得贾宝玉完全离开了性爱,而引领着他走进了女性的内心深处。

 

贾宝玉的性启蒙,确切说完全就是一个梦境“操刀”的。贾宝玉在梦游太虚幻境中所经历的性体验是文学化和艺术化的,这应该是一种性教育,而这样的一个过程,却是在自己侄媳妇侄媳妇秦可卿的卧室里来完成的。那么,贾宝玉在秦可卿的房间里到底看见了什么呢?他的眼底游移着唐伯虎充满春情的仕女图,还有就是秦观的缠绵绻缱的各种联语。这些对于贾宝玉来说,就具有了一定的启发性与象征性。这些场景和物件,让他不由得想起武则天的淫逸传闻,甚至杨贵妃与安禄山的淫狎故事……一间春意荡漾的房间,一张温馨柔润的榻帐,又怎能不让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子心旌摇动呢?

 

曹雪芹是这样描述贾宝玉在秦可卿卧房里“惚惚地睡去”的,他的梦里出现了一个“太虚幻境”,紧接着就出现了警幻仙子,然后就是秦可卿。这场春梦里的情景,也正好是现实情景的一个对应,这个充满了性爱的梦,自然就成了贾宝玉性心理的一种转述。就是在这个春梦当中,贾宝玉才有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遗精。—— “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得冰凉一片沾湿,唬的忙退出手来,问是怎么了。”(《红楼梦》第6回)

 

然而,无论怎样的梦,归根结底也毕竟是梦,但是,对于贾宝玉来说,却很快让他在性问题上很快的觉醒,当天晚上,他便“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发生了人生第一次真正的性关系。

 

曹雪芹这种对贾宝玉性启蒙的细致描述,是通过秦可卿卧房里的性景观和一个青春期男孩的性意识来表现的,性事对一个男孩充满了新鲜的诱惑,他所经历的是在具体女性世界里的陌生体验,更是对一个情窦初开少男的征服,这个过程是一种至极美妙的,让人感觉到软软绵绵、舒舒舒服服。

 

曾经有人说,贾宝玉作为红楼梦中的男主角,他的性启蒙是双重的,他和秦可卿之间是人与神,他和袭人之间才是人与人。以至于,在整部作品中,贾宝玉看待身旁的女孩子的态度,也就紧跟着偏离了性,从他与这些女性的身上,才让读者看到了更多的人性与神性之美。

 

在《红楼梦》中,尽管贾宝玉与林黛玉至死都没有发生过过于出格的举动。贾宝玉一直都把心中所有的女孩们都看作是最纯洁最纯净的象征,在他看来,任何身体上的接触都是对美好事物的玷污,就算是有种需要在内心深处作祟,也没有必要了。这种最纯洁的象征,改变了贾宝玉的审美态度,同时也在帮助他更进一步的去认识身边的世界。贾宝玉在大观园里的整个青春,都是有许许多多女伴相随的,那些令他视之如命的女孩子们,影响过他,给过他幸福和快乐,同时也给过他痛苦和灾难。没有这些热热闹闹的女伙伴,或许他一直都在混沌着,不能开悟。对照贾琏对待女人的态度,再对照一下贾琏的结局,一切正是贾宝玉的真实写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贾宝玉也是完全是借助于性,借助于一种生活体验,一点点地来和与他身边的女人们一起重生的,如果没有这么多女性的关爱,他就无法达成自身。因此,在整个《红楼梦》里,贾宝玉和这么多女性之间的纯洁关系,正好又把男性世界最真实的一面对比了出来。在这种比对中,曹雪芹过多地摒弃了传统男性的历史观,他将一切干瘪的美感,还有来自暴力和欲望的过去,统统都过滤除去,让贾宝玉带领着大观园的女孩们,一起走上了另外的一个节点。 
   
   那么,在《红楼梦》中,贾宝玉究竟是如何对待女性的呢?作为贾府中为数不多的“多金男”,贾宝玉一直都是从人性本源的平等性上观照身边的每一个女伙伴,他把这些女子看作是自己生命里的奇迹或知己;在他和这么多女伙伴交往的过程中,他的敏感和伤感,悲伤和多情,随时随地都可能流露而出,以至于使得贾宝玉这个人物形象有着很强烈的女性化倾向,至少在《红楼梦》里,贾宝玉就是是半个女人。作为一个男性,贾宝玉却无半点刚阳之气,过多的女性化的情感与思想,使得他整个人都变得软软绵绵。然而,贾宝玉的这种女性倾向,实际也是一种内在的深度,或许正是他的这种女性情思,正是他的这种软软绵绵,最终才能使他真正的体悟与超越。 
    
  贾宝玉为数不多的性体验,使得他实现了一些超越。在大观园中,他没有执着于女孩子们的美丽与纯洁,更没有沉迷于某种欲念的漩涡,贾宝玉在享受并呵护这种纯洁与美丽的同时,引领着自身,与男性世界一起,将这种纯洁逐渐升华。在大观园中,史湘云绝对是美丽的,林黛玉和薛宝琴也是更胜一筹,还有许许多多花朵般美丽的面孔都时时刻刻在他眼底盘旋着。在这群人中,尽管薛宝钗也是美丽的,但是这个人的心中却充满了算计,薛宝钗的杂念纷纷而又互相矛盾的形象,使得变成了一个人格分裂的女性,如此一来,她就必须时刻压抑着某种自然性需求。以史湘云为首的另外一群女伴,可以说个个都是自然的,透明的,她们一直都没有被什么填塞过,因此,在贾宝玉的眼里,无能如何都是最美的。

 

可以说,贾宝玉对待身边每一个女伙伴的态度,甚至可以简单到两个字,那就就是“纯净”。作为一个能和女人达成默契,并且能够和女人融为一体的男人,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是因为他的心是自然的,纯净的,也是空的。在他的心目中,身边的每一个女孩们都是纯净天然的,都是被诗化过的,这是一切美丽的象征。而贾宝玉正是在这种诗化的簇拥之下,逐渐领悟到了一种真正的自由和真正的自然;一种真正的开悟和真正的空。 

标签(Tags):贾宝玉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