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中国当下十忌
分类:曝光  权限:公开  发表:2013年09月05日 11时03分  阅读:11740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一、忌放生
  
  放生之害有二:一是鱼命难保,二是人命堪忧。放生易引发混乱,钓鱼者与兜鱼者会为各自手段不同而产生争执以至打斗,围观者与抢鱼者会为争夺有利位置而发生争执以至打斗。结果鱼儿落水,人亦落水,人鱼争游,不亦乐乎。
  
  中国式放生还是以低调为好,一旦张扬,大抵就是由鱼缸进入油锅的过程。自然其间也会过水,仿佛下锅前的收拾清洗。吃放生鱼显然比养殖鱼味道更好,因为养殖鱼原本就是食材,注定了被吃的命运,而放生鱼则是含带些慈悲祈福,这样一吃,也就成了“食文化”。
  
  以中国人的眼光,一切可食,而一切也都可以浪费。比起“吃教”,其他宗教大都形同陪衬,仿佛佛的执拗的善念也挡不住胃的定点蠕动一般。所谓“天下教义,无坚不摧,唯吃不破”是也。
  
  再者,那些放生的鲫儿鲤儿或已被高僧“开光”也未可知,就像那些女优被“气功大师”请到床上“开光”一样。作为“食文化”的一路,品味它们不免又进入了更高的境界,就是“要吃不要命”。
  
  放生鲫鲤尚且如此,若放生鲨鱼,或许就会为鱼翅先打出人命,后两败俱亡。为鱼与人命计,忌放生。
  
  二、忌助人
  
  见妪叟摔倒忌搀扶,否则他(她)会讹你。这点已成“中国经验”,仿佛“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之类经典。
  
  新的经验是:见孕妇摔倒忌搀扶,更忌送其回家,否则你命休矣。这是中国的一档新故事,前后推出五百年大约未必可查。一对旷世难遇的禽兽夫妇,女嗜偷情,男要补偿,于是合伙骗人入门,迷药、强奸、灭口、埋尸一样不少。你当好事做,她当害人谋,你终因善良而丧命,她那里偏偏又在孕育着新的什么。我不好说孽畜之后还是孽畜,但比较你,一切不会更好。
  
  活在中国,忌助人,忌相信人,忌行善事,忌做“天使”,除非你想成为天使。
  
  三、忌摆摊
  
  忌摆摊,尤忌瓜摊;若摆瓜摊忌带秤,带秤忌带秤砣。因西瓜近似人头,而“杀瓜”与“开瓢”也很类似。若不识禁忌,执意带秤出摊,请先自问:“我有几个脑袋?”问过数过,动身不迟。一者,你的脑袋将用于测试脚力,爆头活该,不爆自勉;二者,你的脑袋将用来检验秤砣。一验分量,二验质量,二验力量,三“量”比较,秤砣完胜。自然出于“专业”标准,检验报告里绝无“秤砣”字样,而是“因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致双侧大脑额颞顶部及左侧小脑部蛛网膜下腔广泛性出血死亡”……,仿佛责任依旧还在你的脑袋。因为它在,才有“外力”,因为它在,才被“诱发”,简直就像你的脑袋与秤砣恋爱,以至做爱一般。
  
  四、忌生育
  
  凡生育便有三忧:一是谁后,二是败家,三是被卖。一者比如“将军”。“将军”常被将军帽遮罩,难免以为儿子的生父就是自己。但“将军”之后很可能不是“将军”之后,而是隔壁的“教授”之后。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即便DNA验证也未必奏效,因为在中国,再干净的DNA也很可能经过暗箱转手变成很混的一个DAN,何况原本就不那么干净。
  
  然而“将军”不这样以为,或是出于基因的自信,“孩子总归学不坏”,因为他们给他的都是“正面的东西”,于是他就用那个“正面的东西”去面对一切了。
  
  再者,所谓“忌生育”并不分钱的多少,人的贵贱,因为所忌的方面不同。穷人自然应该恪守“国策”,否则就会因欠交罚款而被强制引产,进而精神分裂。阔人不必担忧,即便是生出一个“第六代导演组”来,也只有恭喜恭喜,哈哈哈哈。阔人之忌在于曝光,使人们看出他底子的脏与朽来。三妻四妾、三男四女之类固然是地主土财的终极追求,但也容易过头。过头之后就会“调查”,只是没有结果。自然这不是几个自然数的问题——她与识数无关,与“识相”有关。
  
  以中国的特色,贵富“二代”往往不堪。独子如此,何况N个?吃饭当然不必发愁,但发愁的是只能算是吃饭的东西,其实并不比“强制引产”的那些更好。
  
  第三,阔人的生育在于传宗接代,穷人的生育也并不就是为了卖儿卖女。这样的事之前交给人贩,如今则多由医生代理了。
  
  所谓生育就是制造商品,相比牛羊的出栏,只是周期长些而已。你会遇到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她会告诉你世界上最坏的事情:你的孩子先天患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不过坏事也是好事,省得拖累一生。不用担心,孩子已被妥善处理。你悲伤之余,不免心存感激,说谢谢了。医生摆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好好休养,来年再生!
  
  世界上还有比最坏更坏的事:她一转身,“死孩子”就变成了“活商品”,有人正为你的孩子埋单,医生的腰包又多了一笔不菲的“埋葬费”。
  
  眼下中国,什么都可能——也可以——成为商品。了解了这点,你也就了解了大半的中国。至于另外半个,你需要在进入流通环节之后了解。等你学会了为别人数钱,你也就成了一个“中国通”。
  
  五、忌上访
  
  关于上访有一个定律:凡上访者皆为精神病。何以证明呢?有“第22条院规”:如果你不是精神病,就会提出上访诉求,而你一旦提出诉求,就证明了你是精神病。
  
  上访者与精神病的关系不外两种:一是上访之前患病,二是上访之中患病。若病在上访之前,你会得到如下回复:“无法证明你的精神分裂与被引产存在因果关系。”大约可以理解为你的精神分裂是因为你的精神分裂所致。若病在上访之中——一旦上访通常已经患病——,要么是被拘留劳教,要么是被住院治疗,你十年如一日盯着铁栏里的天空,仿佛另一种式样的“中国望”。
  
  因为区别于常人,上访者通常没有“形象”,只有“行状”。若不上访,你的“形象”就保全了,否则,你的“形象”就会坍塌,就会“破相”,就会被称“泼妇”、“骗子”,“呀呀呸,真是不要脸的女人!”。
  
  如此和谐社会,不妨忘了你女儿被强奸100次的事情,为“形象”考虑,忌上访。
  
  六、忌公交
  
  了解一座城市的外观,最好的方法是乘公交车;了解一座城市的人性,最好的方法还是乘公交车。比如公交车上配有安全锤,目的像是救命,其实是为丢失。某市一月累计丢失5000把,且大多到了私家车上,后来据说连统计数字也被偷掉了。
  
  某市人聪明,有老话“天上什么鸟地上什么佬”为证。为了安全锤的安全,公交公司筹备安装带有报警器的锤子,当锤子离开原处就会报警,锤上还有绳链固定等等。
  
  某市人更聪明,有驾驶员以实心砖喷漆权作“安全砖”防备不测。然而再聪明的猎手也斗不过好狐狸,“安全砖”竟也常常不翼而飞。眼前正值酷夏,为安全起见,忌公交,着火无逃。
  
  或许也有两个解法:一是与公安合作,设专柜保险,要拿安全锤需过三关四锁,最后以安全锤砸开密封盒方能拿到安全锤,如此可改国人本性;二是将“安全砖”换做石头,仿佛复原石器时代。石头有棱有尖,方便实用,每人披挂一枚,既能救命,又不必实名——至少目前如此。当你发现车厢里有人钻木取火,不必怀疑,必是恐怖分子,此时砸窗逃命为宜。
  
  七、忌陪酒
  
  陪酒是比伴唱更可恶的职业,有时下淳厚的民风做底,什么样的陪酒都能显出她的可恶。据“教授”研究,陪酒女与妓女之间只有三步之遥: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她们属于同一个系列。
  
  一般而言,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要小。由此推论,强奸陪酒女轻罪以至无罪的可能性便大。由此再推,公开庭审强奸陪酒女案就比公开庭审强奸良家妇女案危害更小,而第一个挺身强奸陪酒女的好汉简直就是为民除害,匡扶道德。由此还推,女人若想不被强奸以至轮奸,忌陪酒,少唱歌;男人若想不被指控强奸以至轮奸则多唱歌,多唱红歌。
  
  八、忌捐款
  
  在中国,所有的慈善捐款最终都会落到灾贫残弱身上,这点无需置疑。
  
  她的程序大体如下:你捐款;你的捐款将被用于投资一部电影,比如《黄豆酱盛宴》之类。其中的黄豆酱道具由你提供;电影需要女主角,女主角需要整容,整容后需要包包鞋子装扮出镜,其中的鞋子由你提供;拍摄完毕,走红地毯,办首映式;电影公映,票房大卖,举办庆祝Party以及慈善拍卖;女主角被干爹收藏,女主角包包被粉丝收藏,鞋子因破烂而流拍,但你的善款仍在行进;鞋子进入废品站,后转为牛奶厂“奶源”;皮鞋投入生产线,“爱心牛奶”出厂,赠饮贫困地区少儿孤老;女主角出任“慈善大使”投拍公益广告,其中的产品由你提供:“每天一口鞋,强大中国梦!”,“仿佛是奶,总能尝出皮子的原味……”;至此,你的善行结束。
  
  九、忌童贞
  
  在中国,保持童贞是危险的,会被校长觊觎;失去童贞则更加危险,会被副校长灭口。因此判断,保持童贞的结果就是失去童贞,而失去童贞的结果就是失去性命。
  
  预防的方法有三:一、忌与校长独处;二、忌与校长开房;三、忌上小学。待顺利渡过危险期,你便可以进入社会,邂逅嗜好“采处”的官员了。所以一言以蔽之:忌童贞。
  
  十、忌麻痹
  
  有一派“周正”而“大气”的先生会说:“你说这些只是极端个案,属于小概率事件。对事对人要客观,不能以偏概全,管中窥豹。世上好人还是多的,人心还是好的……”等等。
  
  我并不质疑这些老生常谈,小生废话,因为它们不值一哂。胡伊萱邓正加以及那些化名与无名的受害者显然只是中国人口的十五亿分之一,而那些凶手罪犯显然也只是中国人口的十五亿分之一。但对胡伊萱邓正加以及那些化名与无名的受害者本人,却是一条百分之百的生命与百分之百的死亡,绝非之一。所以我依旧要说“忌助人”、“忌摆摊”、“忌童贞”……,就是别让你成为第二个百分之百的胡伊萱邓正加以及那些化名与无名的孩子。
  
  世道如此,苟活眼下,这样忌来忌去,终归只好忌麻痹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