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这本就是蝼蚁的盛世,又何来盛世中的蝼蚁?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4日 08时29分  阅读:765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刀锋七号

  听到杨改兰的事,我没有窒息,也没有胃痛,但是却出自本能的难过,死者为大,她的自杀不管出自什么原因,一条生命的终结总会勾起人们对人生的感慨。然而最让我痛心的是,杨改兰在终结自己的生命之前,却用斧子将自己的4个亲生子女一一砍杀,在发现未死后,又逼迫他们喝下农药。到了这里我的悲痛已然变成了悲愤!杨改兰你纵有千般理由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我只能哀其不幸,怒其凶残了!

  有人把杨改兰比作盛世中的蝼蚁,认为她的死是被贫穷所逼的无奈之举。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理由很简单,就拿蝼蚁浅显的字面意思来说吧:一、蝼蚁虽然弱小,生命力却是强悍的,只要不是意外死亡,它们总会奋斗到最后一刻;二、蝼蚁是群居性的,它们非常在乎团队的协作,绝对不会自己去结束孩子们的生命;三、蝼蚁是遵守规则的群体,各有分工,却勤勤恳恳,始终乐观面对未来。杨改兰的境遇的确值得同情,但是她的所作所为我真的很难将她和蝼蚁联系起来!

  说起“蝼蚁”,让我不由想起今天生活的来之不易,新中国本就是一群“蝼蚁”打下的江山,又是一代一代的“蝼蚁”将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民族推向复兴。在革命的年代里,我们的红军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他们挖草根、吃树皮,爬雪山、趟沼泽,在敌人的飞机炸弹围堵下,这群“蝼蚁”手挽着手走出困境,走向了胜利;在抗战的年代里,八路军这群“蝼蚁”就凭着土枪土炮,炸碉堡、扒铁轨、打游击,硬生生把日本侵略者3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拖成了持久战,在抗日统一战线的鼓舞下,中国的“蝼蚁”们赶跑了侵略者;在解放战争时期,曾经的泥腿子、土八路,凭着“蝼蚁”精神,宜将剩勇追穷寇,将那些地主、官僚们统统赶到了台湾,建立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抗美援朝时期,上甘岭几个连的志愿军“蝼蚁”们,让全世界装备最精良的6万美军颜面扫地;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很多“蝼蚁”隐姓埋名一辈子,为的就是让祖国拥有原子弹、氢弹,让祖国不再被他国威胁,让人民能有安全生存的空间;改革开放后,很多“蝼蚁”下海试水,有的成功了,他们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有的失败了,但是他们又在汲取教训,谋求新的发展机遇-------

  在新中国这一连贯的发展脉络中,“蝼蚁们”既是时代的见证者,也是盛世的缔造者。其实,杨改兰的苦日子很多人都曾经历过,就连我这样的70后们,父辈们也曾经为我们的学费一筹莫展,也曾为贫穷心力交瘁,但是孩子就是父母们的希望,父母就该给孩子们希望,在互相的鼓励下,很多的家庭熬过了苦日子,过上了好日子。今天,面对杨改兰的悲剧,我们是否要感谢自己母亲的仁慈呢?

  “蝼蚁”们缔造出的好日子其实离复兴的盛世还有一段距离,因为的确还有一小部分贫困群体的存在,但是面对这些贫困户,祖国在执行精准扶贫的计划,“蝼蚁”们也手挽手,开展了许多结对帮扶。我很奇怪杨改兰19岁结婚是否被法律所许可?我也很奇怪她为什么在经济条件不好,国家有计划生育政策的前提下,还要生那么多孩子?她生了那么多孩子却又这么凶残地结束他们的生命?真要说杨改兰的悲剧能给我们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一条:精准扶贫不仅要扶经济,更要扶精神;结对帮扶不仅要帮钱物,更要帮理念。

  那个写《盛世中的蝼蚁》的作者你若仅仅悲悯杨改兰的自杀,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若将她凶残杀害4个亲生子女的行为也披上值得同情的外衣,甚至要把这种行为无罪化、道德化,我是要反对的。我们暂且放下冰冷的法律武器,作为一个慈祥的母亲,是不会这样对待自己孩子的;作为一个贤惠的妻子,她应该和丈夫倾诉自己的苦衷和想法;作为社会的一员,她应该鼓励孩子们努力,去争取一个比现在更好的未来。而所发生的一切好像证实她并没有这么做。

  杨改兰的事的确是个悲剧,但这个悲剧绝对只是个案,没有任何的代表性。把这样一个独特的案例渲染成了盛世中的“蝼蚁”,甚至把这样的凶残理解为是弱势群体的理所当然,要么是想博取“蚁群”“兔死狐悲”的点击量,要么就是想故意制造“蚁群”的恐慌,这样做我是不赞同的。

  再说一遍,新中国是一群弱势的“蝼蚁”缔造的,一代一代“蝼蚁”们正在将中华民族推向“复兴”的盛世,在这一征程中发生了一起杨改兰的个案,这个个案警示我们,在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上,不仅要让经济发展起来,也要让人民的精神世界和思想理念富裕起来。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