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比杨改兰杀子更毒的是谁?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3日 11时22分  阅读:764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周碧华

  这几天,甘肃28岁的农妇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而后自杀的事件成为热点,照例,国内网络上又是一片闹嚷嚷,我没有立即发声,而是冷静观察几天再说。

  事件发展到今天,关于这起惨案的原因,我认为甘肃农业大学心理学教授田芳概括得比较客观:贫穷、家庭不和睦、感觉人生没有希望、超生以后低保给取消了、丈夫不够体贴。

  显然,杨改兰走上这条路,是综合因素造成的,决不是单方面原因。比方贫穷,中国绝对有比她家更贫穷的人,但那些人没有去杀自己的孩子;比方,家庭不和睦的比比皆是,但没有哪个女人去杀自己的孩子;比方,生活没有希望了,有很多残疾人在生活上更加无助,但他们没有去杀自己的孩子;比方,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中国先后有许多家庭取消了低保,但没见那些人去杀自己的孩子;比方,许多男人对妻子不够体贴,但没见那些女人杀自己的孩子。

  而这起惨案形成全国热点,是因为杨改兰家的 “低保被取消了”,这就是那家第一个报道惨案的媒体的明确导向,媒体除了强调这一点,再没有说其他的原因。于是,网民愤怒了,取消低保而造成人间惨案,生在中国是多么地不幸呀!实际上,中国的扶贫工程是人类史上的伟大工程,连联合国都给予高度肯定,只是有可能有的地区扶贫没有做到精准,有的地区存在政绩工程。而发达国家也有贫困人群,但没有扶贫一说,他们奉行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原则,你穷只能怪自己。

  激情万分的作家诗人们闻听“取消低保”这样惨无人道的事儿,纷纷以此事件赋诗作文,讽剌政府,抨击体制。有的聊天群里发生了严重的观点对立,以致平时关系和睦的群友也闹得很不愉快。

  这不怪作家诗人们,假如我获知仅仅是因为取消了低保而致惨案发生,我也同样愤怒呀!

  但事实是,2015年杨改兰家庭总收入为38164.5元,人均纯收入为4770.6元;2016年1-8月份家庭总收入20120元,其中种植业收入7920元,务工收入6200元,能繁母猪收入6000元。因为其收入超出了人均2300元的贫困线标准,因此没有被评定为贫困户。至于三年前取消低保一事,还有原因,老爷湾社社长康云周对后来其他采访的媒体介绍说:“他们家养老保险也不缴,义务工也不出,还有计划生育罚款欠着,所以低保就取消了。”基层工作是相当复杂的,决不是仅凭理论和吟一首诗就能解决一切矛盾的,试想想,如果不取消杨家的低保,那对于其他村民是否公平呢?而且取消低保是三年前的事,显然,这不是杨改兰杀子的直接原因。

  无论怎样,杨改兰的命运与处境是令人同情的,但杀子是犯罪行为,法律底线不能突破。

  但是,这起事件最终被一些公知解读为体制之恶,甚至上升到攻击民族政策(杨改兰生活的地方是回族自治县),完全是因为那家不良媒体点燃了“取消低保”这根导火索。

  杨改兰只是毁掉一个家庭,但因为媒体选择性的导向,社会的负面情绪蔓延开来,无良媒体的行为实际上比杨改兰更毒。类似的情况一再发生,却没有谁去问责媒体,怪哉怪哉!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