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甘肃康乐一家六口服毒身亡告诉我们什么?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1日 21时04分  阅读:7583 次  评论:5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洪巧俊

    这是一个惨案,惨得让人悲痛欲绝,惨得让人心惊肉跳,惨得新闻一出就举世瞩目。

    新闻说, 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28岁的年轻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不治身亡。不日,她的丈夫李克英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村民说:“他们家里实在困难,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三年前他们家的低保不知道为什么被取消。

    “虎毒不食子”,这位母亲却亲手杀害了自己的4个孩子。不是说,每个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吗?怎么就这样残忍地把4个活泼的孩子全毒死?生活再贫苦,日子再艰难,也不能如此剥夺孩子的生命。

    在我的家乡有句话叫做:“宁可世上挨,不可土里埋。”但还是有人经不起困苦的折磨而自杀,有的时候是最后一根稻草把人压垮了。近来连读报道大学生被“骗死”的新闻,山东理工大学的学生宋振宁被电话诈骗1996元。这点钱,对于富人来说,不够吃一顿,也就是一瓶洋酒,一件衣服的钱,但对于穷苦大学生来说,就可能是一年的伙食费,对于农民来说,就可能是种10亩地的纯收入。

    一个家庭如此极端变故,一个母亲变得如此残忍,应是彻底地绝望了。那么,是什么让这个“平日性格温和开朗的”(当地村民语)的母亲变得如此绝望,非要对自己亲生的4个孩子下了毒手,然后自己也自杀不活了?

    报道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异常的贫穷和难以言说的破败。院落三间房屋全部已经成为危房,其中供老人起居的房屋已经有52年的历程,住人和厨房混用。杨改兰生前居住的房屋同样异常破败,很难想象一个年轻的目前带着4个孩子在10平米左右的房屋里如何活动。而院落的另一间危房里,拴着一头猪……

    屋破还不至于她的心破碎,而孩子穷得连穿的衣服都没有,这是最让母亲心碎的。孩子没有衣服穿,怎么出门?孩子是要上学,面对没衣服穿的孩子,做母亲的心能不滴血?会觉得这很丢脸,是对一个母亲自尊心的摧残与打击,生了不能很好地抚养他们,连孩子穿的衣服都没能力买,这会让一个母亲无地自容而绝望! 

    这位母亲的无地自容,不知会不会让当地官员感到无地自容?不是说精准抚贫吗?精准到哪里去了?如果精准,还会让孩子没有衣服穿?需要追问的是对于这样一个特困户,三年前为什么要取消他们的低保?如果有低保,孩子会没衣服穿吗?

    这是2015年10月8日《民族日报》的报道,“阿姑山村是康乐县景古镇最贫困的村,山大沟深、道路难行是这个小山村的标志。现如今,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的开展,犹如绵绵的春雨,润泽了这片干涸的土地。”

    “绵绵的春雨”怎么就没有下到杨改兰的家,还让她家的“土地”仍然干涸?仍然穷得孩子连衣服都没穿?

    报道还说,阿姑山村辖10个社,191户人家841人,全村共有建档立卡的贫困户72户、274人。自从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阿姑山村的精准扶贫工作得以纵深推进,改变以前的“大水漫灌”方式扶贫为现在的“精准滴灌”扶贫,通过贫困村富民产业培育、基础设施建设、人居环境改善、金融支持等项目进行精准扶贫,找准每个贫困户的致贫原因,制定针对性的帮扶措施。

    既然如此,杨改兰家怎么就没有变化?仍然贫困得揭不开锅,孩子连衣服没有穿?

    具有讽刺味的是该报道还说,“该村以精准扶贫为主攻方向,在精准施策上出实招、在精准推进上下实功、在精准落实上见实效,通过认真落实基础设施建设等到户项目和危旧房改造等到户项目,全村道路变宽了,房子修漂亮了,自来水清了,农民致富奔小康的信心更足了。”

    我想问的是全村道路变宽了,房子修漂亮了,为何杨改兰仍然住破败的危房里?

    在这个月的26日,该媒体还刊登了《扶贫攻坚战犹酣  康乐县精准扶贫工作见闻》,报道说,“如何举全县之力、如何精准发力、如何切实打好打赢扶贫攻坚决胜战……一个个精准扶贫的难题,在康乐县得到及时有效地解决。”

    我要问的是“一个个精准扶贫的难题,在康乐县得到及时有效地解决”,为何杨改兰家的难题没解决?

    “书记、县长明察暗访使得全县上下广大干部都以最严格的标准,重新检查和弥补自己的短板。”

    全县上下有多少干部?为何没有发现杨改兰家的贫困“短板”?为何没有人去杨改兰家虚寒问暖,帮助解决困难?就是给他们带去几套旧衣服,也不至于孩子没衣服穿。由此可见,最严格的标准,是一句空话,骗人的鬼话,如果严格、精准,就应挨门逐户去检查,还会遗漏杨改兰这样贫穷的家庭不去扶?

    “在康乐县精准扶贫工作指挥部了解到,在这个指挥部里,县委书记、县长任总指挥,县委、县政府分管领导任副总指挥,借鉴网格化管理模式,利用网络视频建立起县、乡、村并最终延伸到贫困户的四级管理构架,真正实现了全县扶贫工作作战指挥的无死角、全覆盖。精准扶贫工作指挥部,为精准扶贫工作提供了有力的组织保障。”

    领导如此重视,管理构架如此精细,那么杨改兰家为何没有精准到,而提供到有力的保障,却成了6条生命消逝的真正的“死角”。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为脸上贴金的吹捧,是多么不要脸?不知任康乐县精准扶贫工作总指挥的县委书记、县长会不会感到无地自容?怎么面对那死去的6条生命?

    13年前,我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评论《农民的生命为何如此不值钱?》,评的是陕西省旬阳县桐木村5天3人自杀,两人死亡,却是因为交不起罚款。我说,农民自杀的真正原因,不仅仅是贫困,而是一些乡村干部对农民生存状态缺乏基本的了解和关怀,对农民的命运和生存空间缺少关注,甚至根本不把农民当人看。如果康乐县的干部对杨改兰一家的生存状态了解与关怀,还会取消低保?如果对杨改兰一家的命运和生存空间予以关注,还不会给孩子送来一些遮身蔽体的衣服? 

    “农民的生命为何如此不值钱?这决不是一个承受力差的问题。眼见着一个个面朝黄土拼一生都想过好日子的硬汉子走上了自杀之路,眼见着那些鲜活的生命转瞬如风中灯烛,除了悲愤于农民的命不值钱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2003年7月23日《中国青年报》)这句话虽然是10多年前写的,但依然回响在我的耳际。 

    穷,穷得孩子连衣服也没有,穷得绝望自杀,让这个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情以何堪?
   
    “决定一个水桶容量的,不是长板而是短板;评价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判断标准不是强者的高度,而是弱者的地位。”就是有再多的马云、王健林们,有全世界再快再多的高铁,有多少多少豪华的办公大楼、高尔夫球场……但如果穷人依然读不起书、看不起病,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那只是表面的风光与发达。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