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为什么今天还有人对社会这么绝望?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11日 20时59分  阅读:7742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汪华斌

    昨天几个朋友在一起谈论今天社会的生活压力大,说任何人都有心烦的时候;说这是当今社会浮躁带给大家的情绪。于是大家谈论起了生活压力再多,但再大的压力也没有到绝望的程度呀;所以大家依然坚强地活着。然而甘肃康乐县一家六口的死亡悲剧,的确造成全社会很多人震惊;只是这悲剧是由什么造成的现在还不清楚。当然善良的人看到不是刑事犯罪后,马上想到的是不是因为生活贫困而造成的绝望;因为这家原来是低保,后来又被政府取消了;所以善良的人自然就会联想。然而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发通报称,2013年12月份杨家(死者家)的低保没有通过是因为群众评议的结果。从而排除这一家六口人的死亡与生活贫困没有关系,因为杨家的家庭总收入为36585.76元;人均纯收入为5226.5元,高于当年农村低保标准;因此死亡与取消低保没有关系。在这里我就相当不理解,如果不是这女人是精神病;其它的任何动机都只能与贫困相连。如果不是因为贫困,难道这一家六口人是因为太幸福而死亡的吗?

    在这时我想到了当年我们鄂州八一钢厂的一家人自杀的事,那时下岗是没有生活费的;而这家两口子都是八一钢厂的技术人员,双双下岗后竟然连找生活费的能力都没有了;于是他们家十岁的孩子每餐到鄂州钢厂食堂去捡拾剩饭剩菜,而两口子却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后来是感到生活绝望,于是一家三口在家里自杀。正是这家人的自杀,从而引发八一钢厂下岗人员的游行;于是鄂州政府在省政府的支持下才出台了下岗人员也应该有生活费的办法。当然当时还没有低保的概念,只是这一家人自杀而使后来的下岗人员才有保证生活的来源。也就是说虽然这一家人自杀的确与政府没有直接联系,但生活绝望却是我们政府应该提前关注的事实呀。如果这家人有基本的生活来源,他们能全家人自杀吗?为什么连十岁的孩子也要带走,就因为对现实生活的绝望;从而造成全家人自杀呀。

    要知道当年鄂州八一钢厂下岗人员全家人自杀那可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全社会到处缺钱;而这次甘肃康乐县惨剧发生在今天到处钱多的社会,如果是因为贫困而造成的悲剧我认为就应该追究政府的责任;因为我们今天不缺钱,我们社会缺的就是花钱的勇气。看今天我们争先恐后地将钱送到国外去花,就证明我们今天的社会实际是钱花不完。更重要的是今天的中国大地,没有哪和政府是穷的;全部都是富政府。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社会才有胆量说“精准扶贫”;决不漏过一人,因为我们今天的政府根本不缺钱。也就是说假如我们的政府官员公款吃喝玩乐收敛一点,这钱就能使多少贫穷的老百姓幸福。

    我们知道改革开放后我们社会最大的变化就是老百姓自谋出路了,所以老百姓的生活绝望也与政府无关;因为我们的政府什么都是依法办事。如当年我被武钢的腐败分子孙文东强制性下岗,连当(上)月工资与当年奖金(我是1999年12月15日通知下岗)全部扣发;也没有什么生活费。再加上当时自己也落差很大,整天不出门;所以半年都没有一分钱。如果是一个对生活绝望的人,实际早就自杀了;但我却依然还到处告状。后来有同情我的人告诉我说告状没有用,而且还增加自己的成本;所以我才出去找工作。也就是说到今天我也没有要回这工资和奖金,更不用说有什么补贴费了。我敢说如果我真的当时自杀了,肯定能从武钢这里得到一些补偿费;因为这就是我们依然号称社会主义的好处。如果死人了就是大事,如果没有死人就没有什么事。正因为如此,我们还是希望能将这一家六口人死亡的真相公布;起码使我们看到我们的政府到底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当然根据披露的情况看,杨改兰家中的房子之所以没有改造系杨改兰父亲一直因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少、自己拿不出钱为由,以及杨改兰奶奶的极力反对,导致危房至今未进行改造。我不知道是不是这里面的补贴费不公通过放大而使矛盾激化,因为我们老家就有这样的情况;政府的危房补贴费按照实际的危房发放到乡镇,而乡镇则按照村干部的批准补贴对象发放到个人;所以当年我村共有危房十户,最后补贴的只有两户;一户是村干部的老娘住的房子,另一位是个烈士的老娘住的房子;其它的房子全部是分母,这就是我们社会的补贴。我不知道这康乐县政府对危房补贴是不是不公,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矛盾激化。但我敢肯定如果生活快乐,这家人应该是不会走上这悲剧之路的。现在悲剧已经发生,我们的政府不应该首先推脱责任;而应该思考我们如何能使所有人快乐,这才是避免悲剧的途径呀。

    最后引用网络的话作为结尾,“目前中国社会建立健全了社会救助体系,目的让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和人民幸福生活的获得感。百姓贫困不可怕,可怕的是社会的救助机制被人为的削弱;让百姓活在生活贫困恐惧的阴影中。一个没有低保的贫困家庭最终走上了绝路,这说明康乐县的社会救助机制缺席”。如果真的是因为贫困而走上绝路,那么这里的官员肯定就是为官而不为最后酝酿成震惊中外的社会悲剧。如果是康乐县相关领导除追究直接责任人的责任外,还应该应该以此引以为戒;立足做好真正“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崇高使命,真正做到“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的政治要求。总之无论是什么,康乐县相关领导也都是脱不了干系的;因为快乐的社会根本不会有人自杀。而自杀的人首先必须对社会绝望,社会的责任者就是政府;所以对社会绝望的责任自然也就是应该由地方政府来负了,这就是保一方平安的责任。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