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你的奢华,我的赤贫……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09日 22时05分  阅读:8064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蔡慎坤

  一场史上最奢华的盛宴刚刚落下帷幕,媒体还沉浸在自豪和喜悦的醉意之中,认为这是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的契机,也是中国改变世界的开始……然而就在此时此刻,从西部甘肃传来的消息却让人心碎让人忧伤!如此巨大鲜明的反差,意味着中国有人生活在天堂也有人煎熬在地狱!


  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发生一起人伦惨案。年仅28岁的母亲杨改兰因为贫穷,把农药先后喂给了四个孩子,然后自己也服下农药,自杀了。

  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在镇上一家猪厂当小工,妻儿出事后,他被叫回家中,李克英8月27日早上回家,先是给孩子料理后事,9月2日离家出走,村民们发现他去向不明后,遂报警,经过两天查找,发现李克英也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服毒自杀。

  9月7日,有记者来到杨改兰家,随着年轻夫妻和孩子的殒命,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仅剩下52岁的杨满堂(杨改兰父亲)和70杨兰芳(杨改兰奶奶)母子两人。

  “当时看到重孙子一个个不行了,我扑上去问我的孙子(杨改兰)为什么要这么做,改兰这才握着我的手说,她要把她的孩子带走,一个也不留。”70岁杨兰芳称,她对孙子的这种做法无法理解。坐在门槛一边的杨满堂泪水在眼圈打转,似乎不愿回忆这段经历,一个劲吸着烟。

  杨改兰在大山深处拉扯着4个孩子。最大的8岁,最小的3岁。她的丈夫在镇上一家猪厂打小工。杨改兰在抚养孩子和赡养老人之余,还养着家中的两头老母猪,耕种家中的17亩山区薄地。

  如果按照山区人民的正常生活轨迹,她的4个孩子长到十几岁,将先后辍学去外地打工,在工厂流水线中继续凑合着他们的人生。这样的生活虽然在某些人眼里很不屑,但对这一家人来说,无疑是未来最好的出路。


  然而,杨改兰却等不到那一天,用一瓶农药,亲手结束了她自己和四个孩子的生命。“他们家平日生活过得紧巴一点,杨改兰平日性格温和开朗,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手。”村民表示不解。

  媒体在报道这起惨剧时,很多都在标题中突出了这个细节,“三年前该户被取消低保”。一个孩子都没有衣服穿的家庭为什么被取消低保?“他们家里实在困难,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冬天炕上不下来,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三年前他们家还是有低保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年村上和镇上把低保取了。”

  有村民们这样说,“也有人说他们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头牛,可是两头牛主要是耕地的劳力,另一头牛崽子还没长大,这些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没有办法变现的。”

  媒体透露:杨家低保被取消,是村民商议的结果,因为杨家人老实,不爱说话,人缘也不好,村里就把本该属于杨家的低保分给了别的人家。

  精准扶贫是官方发明的一个新词,而这个赤贫的家庭显然没有得到这样的恩惠和优待,而杨家8口人仍然挤在58年前的土坯危房里,上面每年划拨的危房改造专项资金,他们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在网络上,有一篇《甘肃康乐:民族小村携手奔小康》的报道,对外界描绘了甘肃康乐的美好景象:

  “初秋的甘肃省康乐县群山怀抱,绿色掩映,景色宜人……沿途隔车窗而望,村路两边一座座白墙黛瓦的村民新居格外耀眼,一片片苍绿映入眼帘,满目尽是一片丰收的景象。”

  “我们无意中来到该村贫困户马亥三家中,记者一行走进院子时,干净整齐、错落有致的房子,房内宽敞明亮。”

  “当记者向马亥三爱人了解其家里现在的生活怎么样时,马亥三爱人语重心长地说:“好的很,还得感谢党的好政策。”

  “我们有理由相信新时期在好政策的支持和农户自身努力下,小村庄不仅有绿水青山,还会有“金山银山”。


  如此美好的生活,对于杨改兰一家来说,肯定还很遥远。而在中国,像杨改兰这样的赤贫家庭,绝不是孤例。1985年,中国设定的扶贫线是人均年收入200元,2009年这一标准提高为1196元,2012年又提高到2300元,26年来这个扶贫标准提高了11倍。

  而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财政收入增长了103倍,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GDP增长了93.41倍,从1985年到2010年,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了814倍。而这个扶贫标准只是提高了11倍!

  中央将农民人均纯收入2300元作为新的国家扶贫线,这一标准更接近于国际上公认的扶贫标准。扶贫标准提高了,相应地,中国真实的贫穷人口也大幅增加了。以贵州为例,2000年贫穷人口为890万人,2010年下降到505万人,贫困率为16.5%,位居全国第二。但是采用人均纯收入2300元的新标准来衡量,2012年贵州的贫穷人口高达2000万之多,贫穷人口比例占了贵州总人口的一半以上。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确定的标准是,日均消费低于1.25美元属于极度贫穷人口。如果采用联合国的贫困标准线,中国贫困人口和低收入群体应该有4亿之多,占中国总人口的1/3以上。

  习近平上任之初,走出北京城,就是顶风踏雪,前往地处太行山深处的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龙泉关镇贫困村看望困难群众,媒体称习近平对当地干部说:窥一斑知全豹,到这里就是要了解我国的真实贫困状态,如能看到真实的贫穷,从北京3个半小时的路程就值了!

  阜平县位于太行山腹地,中国河北省西部,距北京约350公里,曾为晋察冀边区政府所在地,属全国连片特困区,村民人均年收入只有900多元。据骆驼湾村村长介绍,村里608口人中有428人为贫困人口。人均年收入900多元是个什么概念?在北京还不够上一次馆子或者玩一趟长城!

  奢华的中国,除了打造美仑美奂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除了旗袍美女载歌载舞的夹道欢迎和精细服务,除了五彩焰火以及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壮丽画面,除了对外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大量援助,对于自己这块土地上存在的赤贫现象,并没有真正下足功夫去消除。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