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进进出出的“国家公敌”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28日 01时07分  阅读:838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乔木

    一、

    8月3日,胡石根以颠覆政权罪被判刑7年半。他1992年曾因同样的罪名判刑20年,实际坐牢16年半,2008年获释。加上这次,总刑期27年半,比曼德拉还多半年。

    可他能和曼德拉比吗?人家是为了整个国民的平等自由,民族的和解未来。胡石根为了啥?

    想想他当年北大同班的许多人,早已是高官厚禄,一直在为人民服务,现在又为了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可胡石根呢,却一再走上犯罪道路。就算当年坐牢被开除了北京语言学院的公职,不再吃饭砸锅,可一意孤行,妻离女别,对得起谁?

    这个国家从来都是王朝轮替、暴力革命,现在更是枪杆子里出来的政权。胡石根却违背历史规律,想和平演变、颜色革命。还搞出什么和平转型的“三大因素、五大方案”,真是痴心妄想。

    过去叫反革命,按现在的政治和法律,就是颠覆政权,严惩不贷。即使一头白发,让人感叹,又能怎样。

    白发、眼镜、非暴力,难掩颠覆政权的反革命目的

    倒台不染发的领导,周永康、薄熙来等,哪个不是如此?要的是双手清白,不是头发花白。

    像胡石根这样顽固的反动分子还不少。

    二、

    微信上流传过杨子立的一篇文章:《在自己的祖国流亡——给北京国保李警官的一封信》。说的是作者供职的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接连有6名员工被抓,有几个人的律师也被抓,大部分还伴随着搜家。

    作者称“我们像一群待宰的羔羊,眼看着伙伴的消失而没有一丝的哀嚎,更没有反抗的怒吼。我们只有疑惑和恐惧。疑惑的是,为什么传知行这样一个进行社会政策研究的NGO会遭此横祸?”

    在此情况下,作者心生恐惧。当获知警方也在找他了解情况时,不得不仔细考虑:去还是不去?去了,有可能也会被关起来,被迫供述同事的罪状。如果不去,只能选择自我流亡。

    作者最终选择了避祸一时,称“我本来也想树立堂堂正正无所畏惧的英雄形象,但是惨痛的经历提醒我:我还有家庭责任,我上有老下有小,每月房租都是不小负担,避免坐牢是最明智的选择。”

    杨子立有什么惨痛的经历?

    2001—2009年他因煽动颠覆罪坐牢8年。那时他从北大硕士毕业不久,在北京一家大公司做技术工作,同几个上学或工作的青年搞了个松散的“新青年学会”,被警方的学生线人告发。

    杨子立在文中称,当时自信没有违法犯罪,认为进去说清楚不就没事了吗?但是幼稚的代价是8年的监狱生涯。“新青年学会”仅仅是刚毕业学生的业余兴趣小组,谈论点社会问题和中国的发展前景,就有4个人判处36年总徒刑。

    作者质问年轻人仅仅是“积极探索社会改造之道”,就是要推翻政府吗?但“我们当时只要开口说话,能够呈堂的都是有罪证供”。

    四个小伙子就这样在监狱中变成了中年人,健康、意志和智力都受到严重损害。

    出狱后,杨子立加入郭玉闪创办的传知行,研究农民工问题,组织研讨会,撰写报告。工作使他“从监狱后期的重度抑郁中走了出来”,重新组织了家庭,有了孩子。虽然买不起房子,儿子上不了北京户口,但是在隔绝8年以后,开始缓慢地融入社会。而现在,又遭此磨难。

    三、

    网上还传过师涛的“新年献词:我又投入到火热的生活”一文。

    师涛是谁?

    1968年生于宁夏,记者、诗人、作家,曾在多家媒体任职。2004年6月由于把宣传部门关于敏感事件十五周年的报道禁令发到境外网站,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2013年出狱。

    师涛的这篇文章,总结了获释一年来的观察、适应,重拾生活的信心和对自由民主的向往。由于长期和社会隔绝,语言叙事还不完全是社交媒体的风格,但内容思想是永恒的对自由的追求,其中不乏亮点:

    “出狱的前一个夜晚,我激动得彻夜不眠。到天亮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除了信心,我将什么也没有。”

    10年大狱,信息阻隔,多少还有些恐惧,但“从娘胎里出来和从深牢大狱里出来,我们面对的只能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不论这个梦想叫做‘中国梦’还是所谓的‘美国梦’。”

    既然有梦想,愿他适应新生活,开始新工作,不要再遇传知行和杨子立的厄运。

    四、

    还有一位北京的查建国先生,由于其妹美籍记者、作家查建英的一篇《国家公敌》而知名。

    他当年因为组党,以“颠覆国家政权”判刑9年(1999-2008)。我对他所知甚少,也没有任何交往。但不知怎么,被他加入一个邮件群,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他群发的信。在这个社交媒体盛行,语言越来越碎片化的时代,他认真地写着文章、评论,和友人、敌人的争论,温和地讨论着时局和对自由的向往。

    特别有意思的是,查建国差不多每天有一篇和《环球时报》的争鸣文章。《环球时报》那是专门给反美反日、爱党爱国的人士看的,一个刑满释放犯,有何资格和人家争鸣?

    搜了一下,查建国1953年生,和那谁同岁。看着他一天一封甚至几封的长邮件,就像那谁出访和反腐打虎一样勤奋,不由得想起文革时的一首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问题是“反革命”怎么也不老?

    还知道一些释放的“国家公敌”,或皈依宗教,或投身商海,或目光呆滞,坐了十几年牢出来,难以适应手机和电脑的时代。当初由于民主自由人权而入狱,现在看着人们在网上和私下谈论着这些话题,难掩激动,但似乎跟不上节奏。而每一个人的家庭、健康、工作、养老,又不知从何说起。
    
    有些“国家公敌”还没有出来,有些出来又进去了,有些则成为新的“国家公敌”。

    国家要是没有公敌,该多好。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