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没当上高官的郎平,是中国的幸事!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24日 00时24分  阅读:7813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牛弹琴

  【1】

  如果郎平很听话,如果她按部就班好好工作,现在她肯定不是郎教练、郎指导,而是郎局长、郎厅长,甚至是郎部长了。

  这还真不是开玩笑,因为一对比就很清楚,郎平当年的很多女排队友,现在都已经是厅局级高官了。

  最有名的,似乎是孙晋芳,当年的中国女排队长,现在按职级应该是正厅级。

  她担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之前她还担任过江苏省体委副主任,2001年出任国家体育彩票中心主任,从2004年起连续十年担任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是她成就了李娜的单飞和中国网球的崛起,当然据说她也曾批评李娜“思想水平低、道德素质不高和责任感、使命感差的表现”,一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还有,张蓉芳,当年以“怪球手”著称的排坛主攻手,退役之后被出任过四川省体委副主任,应该属于副厅级干部,在去年退休之前担任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任党委书记、副主任,可能属于正厅级提前退休了。

  还有,朱玲,现在还属于掌握实权的正厅级,担任四川省体育局局长,此前她还在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当了四年党委副书记、担任过四川省体委副主任。

  当然,她还在2014年卷入过一件网络纠纷,当时天涯社区等论坛上出现了《四川体育局朱×坑爹啊》的帖子,发帖人“冠军之夜”健身中心老板李盛称,四川省体育局局长朱玲、办公室主任廖川江等人,他们自2007年至今,或“摊派丛书”,或以不同名目索贿、借款,或强卖产品。10月23日,四川省体育局相关3名领导以个人身份报警,警方介入,但后来不了了之了。

  还有,陈亚琼,退役之后进入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香港回归祖国后,新华社香港分社改为中央人民政府驻港特区联络办,她继续担任联络办宣传文体部副部长,应该也是一个厅局级干部了。

  她们都已是厅局级高官,看似很不寻常,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她们为国作出过贡献,现在又都在体育战线工作,以她们的资历,现在出任厅级干部,至少比其他很多人更合格。

  但在当年老女排中,灵魂人物、也是最有名的一位,毫无疑问是“铁榔头”郎平,别人都已经是厅局级,她如果愿意当官,担任个厅局级干部,乃至副部级、正部级,其实都完全可能。

  郎平并不是没有机会,退役之后,她其实也有一个和其他女排队友差不多的很好岗位——北京市体委副主任,以“铁榔头”的名声和工作能力,然后她继续高升,几乎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人生轨迹。

  比如,郎平出生于1960年,成名也早于绝大多数现在官场上的中国运动员;1961年出生的蔡振华,现在已是省部级高官。郎平如果愿意,即使当不上体育总局正局长,副局长总是可以的吧。

  但郎平,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

  在她的自传中,她解释了当初这样做的原因:

  有一次很深刻的教训,我耿耿于怀,发誓不当官。

  那年,我们在湖南的郴州训练。那时的训练基地条件很差,是那种竹棚子,透风的,冬天很冷。一个星期天,郴州基地的主任来找我,说领队让我跟他去一趟国家经委。那个时候的我很单纯,心想,是领导安排的事情我总得去做。到了那儿,我才知道,这个基地主任是向国家经委要钱,说是建设训练基地,我也帮着说话呀。也许,我说话管点用,上面果然给予考虑,很快就拨了钱。

  但是,我后来才知道,这笔款到位以后,他们并没有马上用来建设训练基地,有人把这情况告到纪检委,还提到了我,说是郎平去要的钱。体委要我写检查。我觉得特委屈,是队里的领导安排我去的,我只知道他们要钱是为了建设训练基地,至于他们拿了钱用在什么地方,我根本不知道。可是,领队把责任推得一千二净,他说他没让我去。

  体委的批评很严厉:郎平,你要谦虚谨慎,你拿了世界冠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到处耍钱!后来,我只得写了个情况汇报交上去,上面也没再追究。

  但这事的阴影在我心里再也抹不去。当了官就得顺着别人说话,上面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我没这个“修养”,心太软,老同情人,不是当官的料。所以,1987年4月我离开北京,到美国选学了体育管理。

  【2】

  于是,1987年,郎平开始了留洋的生活,国内的女英雄,国外的穷学生,其中也不乏巨大的心理和生活落差,她需要自己拼命打零工养活自己,有时还得看别人脸色带伤坚持打球。

  她在自传中这么说:

  那时的我特别穷,白天读书时的那顿午饭,我不舍得去学校食堂或麦当劳吃,就自己做三明治带饭,去超市买点沙拉酱、洋白菜、西红柿、火腿,再买两片面包一夹,这样,花五六美元,一顿快餐的钱,我可以吃一个星期。但吃到后来,见到三明治就想吐。

  第一次回国,和女排老队员一起去哈尔滨市打一场表演赛,我的那些老队友,大都是处长、主任级干部,可我还是个穷学生,我笑称自己是“国际农民”。

  郎平说得很轻松。但我不知道在这些年中,看到队友们陆续成为高官,有些还养尊处优、出入有专车,郎平是否真能平静对待,是否有时心中也会起波澜:自己如此奔波,家庭也不够圆满,到底值不值得?

  但郎平咬牙坚持下来了。她说:这段8年的海外生活经历,历练了我的心智,我已经把自己这个“世界冠军”一脚一脚地踩到地上了,踩得很踏实。

  她从一个中国最优秀的排球运动员,成为了世界最优秀的排球教练。她带领中国女排拿下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2008年她帮助美国女排战胜中国女排拿到了冠军。

  后者还是家门口的比赛,在不少人眼里,郎平一夜之间从国家英雄转为了国家叛徒。

  但她还在排球领域奔忙,她的能力世界公认。2013年她终于又回到中国女排,担任10年前就担任过的中国女排总教练。也正是在这期间,她原先处级干部的队友,晋升成了副厅级;副厅级的队友,成了正厅级。

  如果从官场来看,她这10年算是原地踏步,真有点白忙乎了。

  但她的坚守,最终成就了中国女排的再度崛起。在这次里约奥运会上,她们帮助中国军团拿下了分量最重的一块金牌。一波三折的夺冠经历,让很多人更为她们感叹、自豪!

  牛弹琴不是揶揄当官的老女排队员,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她们来出任体育部门官员,可能比很多人更合适,毕竟,她们有当官的资本,而且,更有激情、更有干劲,也确实更有一番作为。

  但最大的作为,毫无疑问仍然是郎平,一个一直没有当官也不愿意当官的“铁榔头”,不是在官场,而是在赛场。

  她没能当上高官,是她自己也是中国的幸事。

  说起来,要感谢郴州基地的那位领导,没有他的刺激,或许郎平已经是一个厅级乃至部级领导,但可能的,就不会有现在闻名世界的排坛郎教练!

  说起来,肯定也要感谢没有当官,郎平才能将精力聚焦在排坛,带领中国女排创造了新的神话;而且,她也没有如她的队友一样,卷入可能的官场丑闻。

  你看他起高楼,你看他宴宾客,你看他楼塌了。

  中国的体坛,中国的影视圈,中国的科技界和文学界,因成就当上高官,因高官犯下错误,因错误最终身败名裂,乃至身陷囹圄、一命呜呼的,还少吗?

  应该不需要我来点名吧。

  当官有当官的好处,也可以有更大的作为,毕竟手握大权、影响深远。但更应该,让不当官的人发挥更大的作为,不让他们因为没有当官就要看人脸色、求人办事,就遭到各种歧视、碰到很多麻烦,有时陷入难堪的困境,

  或许,这样,更多的教授可以集中精力去做学问,而不是你争我抢当一个小处长;更多的高级工程师可以继续去研究技术,而不是当不上官员待遇马上低人一等。

  如果这样,各行各业会出现更有成就的郎教练、郎教授、郎工程师,他们对一个行业乃至一个国家的作用,可能比郎局长、郎厅长,甚至郎部长都更加重要。

  这,应该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吧!

标签(Tags):牛弹琴的博客,牛弹琴的文章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