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撕X时代没有爱情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18日 12时19分  阅读:781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明月

    其实我们必须相信,潘金莲挑落支窗杆的时候,可能是无意。故所以,砸到了西门大官人脑门子上,那就是缘分。
 
    在清河县谁人不晓的西门大官人,上通官衙,下疏九流。自古以来,有钱就是好用,就是硬道理。
 
    所以,西门大官人在清河县那是要雨得雨要风得风的角色。人在一个地方能混出这样的名堂,大概也“不枉为人一世”。毫无疑问大官人是“成功人士”啊。
 
    当然,有一点必须要说,西门大官人的生意都是什么,有没有给官府交税,或者说西门大官人包养三妻四妾的时候,是不是用的公款,这个施耐庵是给出答案的:没有。大官人泡妞包妾的真金白银,都是自己的。
 
    武大郎毫无疑问是清河县手工谋生的突出代表。为人老实这就不用说了,其貌不扬也不用说,要不能荣膺“三寸丁谷树皮”这称号?大朗烧饼做得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招牌还有人打“武大郎炊饼”。
 
    我们不关心大朗是如何娶了潘金莲的,你要说是“狗屎运”也未尝不可。
 
    春心满怀的潘金莲,看了武大郎之后那感觉一定不爽。
 
    所以,当一竿子砸中西门大官人,人生就改变了。
 
    大官人是真吃惊啊:在我的清河县还有这等妙人儿,我西门庆居然不知道?
 
    潘金莲当然更吃惊:如此伟岸英俊的美男子也就我叔叔可以媲美,问题是,人家武二是个顶天立地的人,叔嫂之间想蝇营狗苟,那绝无可能。
 
    西门大官人不是,他不差钱,看好哪个女人,就必须勾搭上手。况且还有王婆这等热心帮闲的街道大妈,所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那会儿没有微信,勾搭起来也不差,更直接:吃酒。
 
    吃酒吃着吃着就吃到一起了,吃着吃着就如胶似漆了,吃着吃着就要谋害亲夫了。
 
    所以,我觉得施耐庵挺牛X,你们现代人“约炮”算个什么?鼻祖在这里。当然,这一刻我也确实深感到源远流长这四个字的真实含义。
 
    什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等烧的五迷三道的鬼话,也就能让傻根们继续犯傻。
 
    武大郎有什么?一个胡同串子,走街跨巷的挑着烧饼担子吆喝买的个体户。
 
    大官人那是啥,要钱有钱,要貌有貌,和官衙明铺暗盖的。
 
    所以,潘金莲不但情商高,智商也不傻。
 
    问题在于,勾搭了西门大官人也就罢,还要鸩杀亲夫,这事儿做的就有点过了。当然也可以放点“猛料”告诉世人“武大郎他,他偷人,他金屋藏娇,他包二奶”,问题是清河百姓能信吗?
 
    还真以为人家吃瓜的都是闲人看眼的?恽哥等正义的革命群众都看着呢。
 
    去年七七的时候,杭州武二郎坟头,不知道被那个暗恋他的女子洒满了表达爱意的红玫瑰花瓣,今年没有了,公园方肯定得派人看着。堂堂七尺武二郎,顶天立地,生为人杰,死亦鬼雄,不能参合这事儿,太俗了。
 
    什么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接连理枝。喊口号谁不会,煽情是这个时代最不缺的东西。
 
    突然不怀好意的觉得,只有撕X才最符合这个狗血时代的狗血爱情。
 
    隔壁老王这次很惨,因为隔壁人家打出来的广告是:
 
    你有困难你吱声,我不姓王我姓宋。
 
    虽然撕的很残忍,但是,这是真实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