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我们真的被“阴谋”包围了吗?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15日 23时15分  阅读:751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理钊

    说句实在话,我的“朋友圈”并不大。可就在这个不大的圈子里,经常有人发布一些来自国外的、专门针对我们这个二号大国的“阴谋”:卖来的产品里有“阴谋”,进来的技术里有“阴谋”,传来的艺术品里有“阴谋”,那个大国首脑到一个小国走了一趟,是在密议针对我们的“阴谋”,他要卖给那一个国家一些武器,那更是明显的“阴谋”。总之,似乎我们已完全被这些“阴谋”包围了、渗透了,我们已生活在人家的“阴谋”之中。想一想,这么多的“阴谋”天天缠绕着我们,算计着我们,怎能让我们吃得下饭、睡得着觉呢?我们已生活在“阴谋”压境的恐惧之中了。

    对那些整天“阴谋”着我们的国家,有时是笼统地说西方某些国家,更多的时候则是指名道姓地说出来。但不论点名与否,我们都心照不宣,一说起是谁在“阴谋”我们,都知道是在说那个美国和日本。

    我有时在想,这两个国家天天算计我们,“阴谋”一个具有独立主权、号称世界二哥的国家,他们能做得到么?

    不论美、日在我们眼里是什么货色,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得承认,那就是他们都是民主宪政国家——虽然日本是君主立宪制,但他们是标准的虚君共和,天皇只是国家的象征,精神上的王者,实际的政权是在首相和国会手中的。

    民主制的政体,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政府首脑的权力是有限的,不像朝鲜政府那样,一切权力都在金三世手中,不论大事小事,他说能做便要做,他说不能做,就是有天大的利的事,也是不能做的。而像美国的总统,号称“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可是,那是一条生活在鱼缸里的金鱼,一些重大的决策,是必须经过国会审议批准后,他才能做的,特别是涉及外交方面的重要事情,更是如此。这种体制,决定了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是十分透明的,比如他们向哪个国家援助了多少钱,给了哪些国家什么技术,送了多少粮食,卖了什么武器等,每一件事情,都在国会讨论过,都有国会的批准,国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如果说他们针对某一个国家有一个什么系统的“阴谋”,那也是经过国会审议批准的,而这样的“阴谋”是否还能称得上是“阴谋”呢?要知道,美国参、众两院要批准一件事情,那可不是关起门来,秘谋于密室、策划于暗中的,而是反复公开辩论、争吵之后,经过投票决定的。

    民主国家里的政府是这样,那他们的企业是不是可以在政府的暗中支持下,绕开国会这个绊脚石,实施针对某国的“阴谋”呢?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在美、日这两个国家里,企业大多归私人所有,日本虽有一点国有企业,但主要是铁路公司之类,而在美国,几乎没有什么国有企业。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只有法律约定的关系,除此之外,企业根本不买政府的账,尤其是在美国,对于政府,他们躲得躲不及,根本不会主动贴上去,替政府去搞什么针对他国的“阴谋”。非但如此,美国的企业还十分害怕被收归国有,1902年宾夕法尼亚煤矿工人罢工,工人要求增长20%的工资,每天工作八小时。开始时矿主不同意,请求州长出动国民卫队。但当时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不同意出动国民卫队弹压工人,明确地告诉矿主,不处理好罢工,就会把煤矿收归国有。最后,矿主害怕企业被收归国有,与工人达成了协议,增加10%的工资,每天工作九小时。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最近的例子是2015年12月2日,加州南部圣贝纳迪诺发生恐怖袭击案,枪手赛义德·法鲁克和妻子射杀14人,最终遭警方击毙。警方在法鲁克夫妇的汽车中搜查到一部苹果手机,设有开机密码,警方无法查看手机内部资料。因为担心10次输错开机密码,会触发一个安全防护程序,自动删除仅存涉案手机内的数据,于是希望苹果公司提供协助,但苹果公司自一开始便拒绝了。不得已之下,FBI把苹果公司告上法庭。

    所以,很难理解美、日的企业会去学雷锋,帮助政府“阴谋”我们。当然,这些国家的企业即使在市场交易中有算计,那也是正常的市场竞争。在商战中,你来我往,为了利润,在法定规则之下使计谋、耍聪明,是正常现象,国内企业之间不也是如此么?如果说,在与他们的交往中败下阵来,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而说他们是在有意“阴谋”我们,这样就另当别论了。因为,这种论调不是在论辩事实,而是在替自己技能不足、缺知少识辩解,意在掩盖自己的失败。

    美、日政府很难对我们“耍阴谋”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媒体。在民主政体下的媒体,其探听消息的鼻子,比地鼠还要灵敏,他们恨不能政府天天都搞什么阴谋,好让他们大大地施展一番,只要挖出了政府的“阴谋”,报道的报纸就会洛阳纸贵,记者出名,媒体发财,国民娱乐。看看美国普利策奖,获奖的新闻大多是调查、揭露式的报道。这种传统起于美国1880年至1914年的“扒粪运动”,那时媒体的调查记者,围绕城市腐败、大企业垄断、公民寡廉鲜耻、产品质量问题重重、大量使用童工等,进行侦探式的调查采访,写成长篇大文,在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刊出,一些调查报道促进了国会立法,推动了政府的改进。在这样的媒体之下,如果他们真的有针对某国的“阴谋”,最兴奋的可能就是这些调查记者,他们一定会施出浑身解数,把这个“阴谋”炒得底朝天,让世人皆知,什么样的“阴谋”也会变成“阳谋”。一个美国前特工斯诺登,揭露的还是他自己国家的秘闻,就让那些媒体兴奋了多少时间?

    所以,我们不能拿了自己的生活经验,去揣测民主政体之下的政府和企业,对那些被称为“阴谋”的“阴谋”,当想一想那是不是一个“阴谋”。

    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相信有那么多的“阴谋”呢?

    一些国家的掌权者是相信有那么多的“阴谋”的。比如朝鲜的金三世,在他眼里,除了他自己没有“阴谋”之外,他周围的人、他周边的国家,都在“阴谋”他。所以,在国内,他隔三差五就捉出一个人来,或狗毙,或炮决,以威吓那些试图“阴谋”他的人:不要想三想四,老老实实跟我走。而对“阴谋”他的国家,他天天喊着不怕“阴谋”,今天可以踏平东京,明天有能力炸碎华盛顿,目的是以此来号召国民,一致对外,别想着一致对他。金三世要掌权,还要四世、五世掌下去,所以,凡不认可他这种做法的就是“阴谋”,这可以理解,自古以来,金三世式的掌权者,哪一个不是满眼里都是“阴谋”,都是假想的敌人?都是在粉碎“阴谋”,战胜敌人中,才能握得住权力。

    但民间能够盛行“阴谋”论,似乎他们也是“阴谋”的对象,也是“阴谋”的受害者,这又是为何呢?

    想一想,这种“阴谋论”在中国已流传了二三百年,只是“阴谋”的内容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有所变换而已。最著名的“阴谋论”是针对西方传教士的,他们到我天朝来,名义上是来传播教义、散布新知,实际上是来我天朝诱骗小孩“挖眼剖心”,来拐诱孕妇“剖腹取胎”,以用来“炼丹采生”“制造洋药”。发生在同治九年六月的“天津教案”就是由这个“阴谋论”引发的,慈嬉给去处理此案的曾国藩下谕:“百姓毁堂,得人心人眼,呈交崇厚,而崇厚不报,且将其销毁。”曾国藩调查之后,虽然并未发现任何“挖眼剖心”的事实,也把调查结果公示众人,但民间并不相信,反而越传越烈,最终酿成轰轰烈烈的所谓义和团运动。

    引起这种“阴谋论”的文化基因,主要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文化心理在作怪。在这种心理看来,凡不是我族的,都不安好心。其实,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阴暗心理的反映。自己心里不敞亮,必然会怀疑他人肚子里一堆垃圾。

    我国有一句处世名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想一想,如果你自己心里根本就没有“害人之心”,又怎么能想到别人会害你,而要去防备他人呢?推导起来,这句名言的内里就是:除我之外,皆有异心。在这样的文化基因支配之下,人家一说西方某些国家,总是“阴谋”我们,岂有不信之理?而这样的人一旦进入庙堂,又怎样?著名心理学家彭凯平说:“只要真相的复杂性超出了一些人的理解能力,阴谋论就永远有市场。”所以说,真正的“阴谋”来自于我们自己。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