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5细节还原真实毛岸英:本欲赴朝镀金三月即回国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11日 00时54分  阅读:8292 次  评论:3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毛泽东和其长子毛岸英。(网络图片)

  文/competa

  毛岸英是泽东的长子,一直以来都被官方“神化”宣传。军旅作家武立金所着《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一书,提供了不少毛岸英的详细资料。虽然该书作为所宣扬的“主旋律”文学,试图歌颂毛岸英,但书中有意无意透露出的5个细节,却还原了真实的毛岸英。

  一、来去随意 做工作浅尝辄止

  毛岸英1946年初从苏联回国,到1950年10月赴朝鲜战场,近5年多时间里,工作岗位飘忽不定,也没在哪方面做出扎实的业绩。

  官方提起毛岸英经常大书特书的一段经历,是上“农业大学”。但书中却提到:“毛岸英刚回到延安,毛泽东要求他跟随农民劳模吴满有学农活。这段日子,其实只有五十多天,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乡村夏令营而已”。

  进北京后,毛岸英给中央社会部(情报机关)部长李克农做秘书兼翻译,却在这个岗位上态度散漫。通常秘书工作非常忙碌,没有自己的时间。但毛岸英在1950年5月初却有一次悠闲的长沙探亲。“这次南下是公私兼顾,他随苏联代表团来到武汉,给李克农当了几天翻译后便匆匆赶往长沙探亲”。

  赴朝之前,毛岸英闹着要去工厂,在周恩来的亲自安排下到了北京机器总厂做党总支副书记,算是毛岸英比较正式的一个工作履历,却也只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从1950年8月中旬到10月8日,他在北京机器总厂只干了不到两个月”。

  二、政治需要赴朝 欲镀金3个月即回国

  书中记述了1950年10月5日,中央决定派兵援朝之后,毛泽东对卫士小李说的一番话:“我积极主张抗美援朝,我的儿子不去,谁还能去?我想把岸英交给彭德怀,一起去朝鲜打仗,你看好吗?”毛泽东当晚召回儿子时也说道:“今天,我让你回来,就是想和你谈谈当兵的事”。

  书中还披露,10月7日,聂荣臻打电话给毛泽东报告说:“彭老总明天就要带他的一班人马去沈阳开展工作了,可是他的俄文翻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毛说“那就不用找了,让岸英去吧,我通知他。”由此可见,岸英参军赴朝,是毛泽东做出的一个安排。其出发点,一是表示带头,二是为了岸英的“将来”,但毛泽东并不想让毛岸英上前线,而是细心地替他考虑了既安全、又能掌握核心情况的岗位。

  书中没有正面提及毛岸英当时作了在朝鲜待多长时间的打算,但他在向岳母张文秋告别时说过“多则半年,少则三月”;对于他在北京机器总厂还没有收拾的衣服、被褥、书籍,他说,“先放在这儿吧,我还要回来的”。

  另外,1951年1月2日,毛泽东当时不知道毛岸英已死,“正在看文件的毛泽东听说叶子龙来了,头不抬眼不动地说:‘子龙,我正要找你呢!把岸英调回来吧,你看他把材料写成这个样子,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当时距毛岸英“报名参军”,不到3个月的时间,距赴朝也才2个月10天。如果他有幸“凯旋回京”,正好应了他对岳母说的“短则三月”。

  三、酷爱炫耀

  毛岸英在朝鲜志愿军司令部总共待了34天,本来他的身份是保密的,但他自己基本上逢人就毫不忌讳的说“不错,我的父亲是毛主席”。

  他平时腰里还挂有一支小手枪,遇到人问时,就拔出来说“这支手枪有点来头,是斯大林赠送的呢”。大家惊羡道“你去过苏联?见过斯大林?”他就开始介绍在苏联待了十年,参加苏联红军打到柏林,受到斯大林的专门接见,斯大林送他手枪并问他为什么不找个苏联姑娘做妻子等等。事实上,毛岸英所谓的苏联红军生涯,也是浅尝辄止的经历。

  书中提到:“1943年,毛岸英被保送到莫斯科列宁军政大学学习,考虑到他是毛泽东的儿子,苏军破例授予他中尉军衔。一年后,他又进入苏军培养高级参谋人员的最高学府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毕业后,毛岸英被任命为坦克连指导员,参加了苏军的大反攻。”按照时间推算,毛岸英参加苏军的反攻时,已经是1944年底或者是1945年初了,而攻克柏林发生在1945年4月30日,因此其这一段战争生涯最多也只有半年。而且由于“中苏两党有一个协议,不让领袖的孩子参战”,可见“坦克连指导员”岗位是有安全保证的。

  四、对“志司”首长颐指气使

  书中描写了第一次战役之后,毛岸英与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的一次对话:

  “梁军长,你那里要人不?我到你们军去行不行?”“你想干什么?把你安排到作战科行不行?”

  “要是还在机关工作我还到你那儿干什么?在志司作战室不是一样嘛!”毛岸英不以为然地说。

  “那你想……”梁兴初不解地问。

  “我想下基层!”毛岸英像他父亲那样把手一挥,“从营长干起,你给我一个营怎么样?”好家伙!梁兴初为之一惊,他被毛岸英这股子气势给镇住了。……谁知彭老总是怎么打算的?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那好,那好……”“你答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什么时候去报到!”毛岸英认真了起来。

  “我是求之不得,只怕彭总不放你走,下面危险大哟!”梁说。

  “你去和彭总讲一讲嘛!就说我有打仗的经验,我在苏联打过仗,参加过卫国战争。”“和彭总讲,那我可不敢……说梁兴初你怎么挖我的墙角?那我可吃罪不起。”“嗨,你们怎么都怕彭老头?”毛岸英一捋袖子,“好吧,我去找他谈”。

  “不以为然地说”、“像他父亲那样把手一挥”、“一捋袖子”等生动描写的几个动作,形像地反映了当时毛岸英的心理状态——面对一位高级将领,称全军统帅为“彭老头”,并非无知,而是无畏。

  五、生活散漫 违反防空纪律导致丧生

  书中多处提及了毛岸英好睡懒觉的习惯。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毛岸英不禁心中自责‘日上三竿我独眠,太不应该了。’”作战室主任张养吾回国前给毛岸英的临别赠言是“按时起床、按时就餐、按时防空”。在支部会上,作战处副处长成普提意见说“有一次毛岸英起床晚了,我们等他去吃早饭,没想到刚端起饭碗飞机就来了,我们四个人被堵在屋子里,只好一个人蹲在一个墙角落,像块奠基石。”11月25日,毛岸英被炸死当天早上,由于晚起床,又没有吃上早饭。“躲在防空洞里的毛岸英伸头看了一下天空,还不见飞机的影子……此时已是饥肠辘辘了”。十点过后,毛岸英对高瑞欣说要回作战室,高说“等一等吧,警报还没解除呢”。

  此前志司为防空袭,“作出了三条规定:一是天亮前一定要吃完饭,二是天亮后不准冒烟,三是都要疏散防空。”彭德怀也强调“你们这些年轻人要注意防空,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该进洞而不进洞的是纪律问题”。

  毛岸英却对高瑞欣不以为然的说:“不用怕!我看飞机一时来不了,就是来了,哪会偏偏炸中这个地方。当年国民党的飞机经常轰炸延安,可爸爸忙于工作,就是不进防空洞……不也没事嘛!爸爸的榜样,儿子不学谁还去学。”说着毛岸英已经冲出了防空洞,高瑞欣等只好跟着他到作战室热饭(注:冷饭用鸡蛋炒热)。

  可见,毛岸英公然违纪,都要打“爸爸”毛泽东的旗号。可惜他没有毛泽东那么好的运气。11点多,美军四架B-26轰炸机掠过大榆洞上空,马上又返回投下了几十枚凝固汽油弹,准确地命中了作战室。

  幸存者成普事后说,“当时毛岸英正在炉子旁吃东西,我在门外看到飞机正在扔炸弹,就喊快跑,可是毛岸英和高瑞欣都钻在桌子底下躲炸弹……要是早跑出来也许就没事了。”毛岸英违反防空纪律,不但导致志司作战室被轰炸,自己身亡,也连累了高瑞欣被炸死。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