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掺沙子甩石头 挖团派墙脚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10日 13时47分  阅读:1578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郭大眼 

  一九六九年,是中共党史一个重要年头。除了文革的隐藏目标人物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年末被暴虐致死外,这一年的四月,中共召开了第九届全国党代表大会,将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写入党章,会上选出新一届政治局委员,包括林妻叶群、林在军中的“四大金刚”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加上“老夫子”陈伯达,在二十一名政治局委员中,包括自己在内,“听他林彪的”,共计起码七票,足见林彪权倾天下。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翌年年初举行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由于在要不要设立国家主席的问题上,林与毛泽东出现分岐,林系的陈伯达和吴法宪力主设立,但政治局常委康生、政治局委员江青及张春桥等却坚决反对。事情令毛泽东对军队起了介心,立心对付文革以来的“最亲密战友”林彪。首先将政治局常委陈伯达打为“反党分子”,然后在公开批陈的过程中,让叶群及“四大金刚”等先后“写检讨”。

  后来,外界将毛泽东施展的“政治冷暴力”、一步步逼迫林彪,最终酿成一年多后林彪仓皇出逃、“折戳沉沙”事件的过程,归结为派纪登奎、张才千等加入林彪控制的军委办事组的“掺沙子”、发表一系列文件和讲话的“甩石头”和改组北京军区的“挖墙角”等九个字,相当精准。

  常有人说,历史总在自我重覆。从中共九大完结到如今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党的主要领导人似乎对当朝举足轻重的政治势力相当不满。不过,这次不再是当年的“林彪反党集团”,而是经营数十载,尤其经过前总书记胡锦涛主政十年后,羽翼已丰的“团派”。当今领导人在政治上打压“团派”的诸般手法上,居然隐隐有当年毛打林的影子。

  早在中共十八大选出新领导人几个月后的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当年四十七岁的西藏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秦宜智接替较他年轻两岁的陆昊,出任团中央第一书记。须知道,“团派”的高级干部,向来都以年轻见着。比如说,陆昊在二零零八年接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时,年仅四十,其前任胡春华在二零零六年出掌团中央时也只有四十三岁,李克强和周强分别在一九九三及一九九八年接此职,当年更各自只有三十八岁,而胡锦涛在一九八四年当团中央第一书记时,也不过是四十一而已。

  中央将一个数十年来最“年迈”、之前与团中央基本无甚瓜葛的秦宜智放在团中央掌门位子上,眼看他仕途上的“年轻”优势尽失,不能成器,犹如斩断“团派”的“龙脉”,令其后继无人。近两三年来,党中央将“周带鱼”周小平和雷希颖等以“作家”或“评论员”姿态出现的文踎文妖与共青团背景相提并论,藉其反智言论将“团派”搞脏搞臭,令人唾弃。最近公布的团中央改革文件又规定,到了二零一八年团十八大时,团中央常委会中,农民工、社会组织骨干、自由职业者等基层和一线代表的比例不低于两成半。上述手法,无异于向团中央“掺沙子”。

  然后,是当今版本的“甩石头”。中央在其高调反贪腐的政治运动中,一早并一再强调党内有人“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团团夥夥”,矛头所指其实已经呼之欲出。权力不断膨涨的巡视组,则指出共青团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而党的最高领导人更直接放言,共青团干部缺乏干实事的本领,有意冻结团的干部接班的规矩,并间接告诫不要幻想做接班人。

  再来,就是“挖墙脚”。这方面,去年首先传出党的最高领导人对“团派”的“高位截瘫”,团中央今年的部门公共预算继而减半,其中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为三亿零六百余万元,相对于去年的拨款,减少了近三亿二千万元。编制上直属团中央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停办本科课程,网传的团中央“裁员”,最近亦获得证实:中共中央办公厅新近印发的<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点明,共青团须“减上补下”,精简省级团委的编制,扩张县级团委的工作领域。

  要紧的是,党的领导人放话警告,共青团要是再没改进,可能失去其存在的价值。言下之意,是要将共青团撤销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团派”干部在掌门人胡锦涛当政十年里鸡犬皆升,个别更骄纵跋扈,不可一世,但时至今日,以“红色基因”作权力依据的当政者,却处处刁难,甚至剿灭各级具政治前途的“团派”干将。难怪有网友留言:“党内斗争从来是你死我活,现在也是一样。”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