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批评无善恶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8月02日 01时39分  阅读:752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木然

  罗尔斯在《正义论》里谈到权利与善的关系,他说,权利优先于善,权利制约着善的内容和形式,离开了权利的善没有意义,离开了权利的善也会做恶。

  历史上那些追求至善至美之人,只要披上权力的外衣,都做尽了人间坏事。也正如哈耶克所说,那些通往奴役之路的路上,总是由那些掌控大权者编造的美丽谎言构成。

  言论自由是一种权利,批评也是一种权利,批评是言论自由的组成部分。批评权利本身无善恶,批评就是批评,批评决定的善恶的内容和形式。如果在批评之外非得分出个善恶,那么批评也就失去了大部分的意义。何况批评针对不同的事、不同的人,产生的结果也不一样。比如遇到心胸宽阔的人,即使存有恶意的批评,也能容得下。对于心胸狭隘的人,即使是善意的批评,事后也是睚眦必报。但无论如何,善意的恶意的批评都不应成为打击报复的理由,只要批评没有危害个人安全、没有寻衅滋事、没有违背宪法第三十五条的言论自由,批评就不应该分为善意的或者恶意的。

  今年去看台湾大选,看到那些评论员在电视上又是骂台湾马英九总统,又是骂参选人朱立伦,都是得理不让人的主儿。这些评论员在大陆人看来,肯定是恶意的批评,但都也平安无事。更让人不可忍受的是,台湾有些评论人几乎是歇斯底里,对马英九和朱立伦破口大骂,但因为没有违法,评论也就评论着,批评也就批评着,骂也就骂着。

  批评的意义就是,它让公民有尊严,它让官员有谦卑,它让政治生活有意义,它让公权力的所有行为都必须经得住、受得住公民的批评和指责。

  批评如果以善恶来分,主观性太强,随意性也太强。一个人可能在高兴的时候,心胸就宽阔;一个人在不高兴的情况下,心胸就会变得狭隘;一个人在根本利益不受影响的时候,心胸就变得宽阔;一个人在根本利益受到影响的时候,就气急败坏,就滥用权力对批评的人进行严厉的精神和肉体打击。在没有规则、没有道德、没有底线的情况下,越是讲心胸宽阔,越是让人生疑,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左手大炮右手黄油,玩阴谋耍手段这种事,只要读点历史,看点宫廷剧,都会明白个一二。

  人就是人,只要人在,人性就不会变。人无论如何玩花样,都是在证明人性的幽暗,绝对不会证明人性的光明。那些试图把人性玩给别人看的人,大都是因为自己对人性没有信心的表现。皇帝的新衣有,但这种把戏孩子都能看出来,玩起来也就没什么意思了。身边的大臣不敢说,是因为恐惧。如果人们如同孩子般没有了恐惧,表演也就失去了意义。

  批评却需要制度保障。善恶需要心胸,但心胸却飘移不定。在一个能保障批评权利的前提下,一个人即使心胸太小,也会因为制度的约束不敢滥用权力。在一个不能保障批评权利的前提下,所有掌握权力的人都会随心随意率性地滥用权利。

  着名作家林达总是怀有历史深处的忧虑,总是把美国历史的那些总统拉出来摆在人们的面前,告诉人们说总统是靠不住的。有意思的是,那些靠不住的总统总是拿出靠得住的语言来编织人类美丽的童话。只是这童话,说给天真的孩子听还行,说给有理性的大人们听,还真不行。大人们即使听到,也会当童话来听。当然,成人之后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都除外。

  改革开放三十年,也是批评的三十年,如果没有批评,就形成不了对公共权力的制约。邓小平在总结文化大革命教训时说,必须让民主制度化法制化。得出民主制度化法制化的结论,是因为他本人也充分意识到个人是不可靠的,把权力集中在个人身上也极端危险的。只是可惜,到目前为止,民主法制没有建立起来,民主法治更没有建立起来。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毛泽东如果受到制度的约束,就不会犯一个又一个错误,甚至是犯罪。而毛泽东取消批评的权利,就是从反右开始的。反右之后,知识分子再也不敢批评,谁再批评,就是右派,就是反对党、反对毛泽东,就是反革命。

  人都是有软弱的一面,人性也都禁不住考验,在求活命的时代,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臣服和沉默。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但人人却都有了恐惧的自由。在恐惧的时代,谁发声谁就是个死。这件事,林昭、张志新都是最好的证明。

  批评权利,如果没有制度保障,与此同时,在没有制度保障的前提下,再区分出一个善恶来,就是在挖塔西佗陷阱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