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水灾是一种大众教育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27日 22时59分  阅读:7452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傅桓

  今年夏天发生的大陆水灾,先是在武汉等长江中下游城市发生,冲毁村镇,大城市内涝;而后,水灾洪涝灾害向北偏移到北京河北,在邢台等地造成最大程度的伤亡,死亡者逾百,水害至今徘徊不去;现在,内陆的西安也在遭受水灾,地铁进水,城市内涝。

  这次仍在持续的水灾过程,相较于98水灾已经有了彻底的改观。主要表现在,社会对灾害的原因认识,已经从天灾论的窠臼里摆脱出来,更多地看到人祸的细节。从很大程度上讲,水灾是一次大众教育,用直接的财产与生命损失,再次开启民智。

  通过北部乃至于福建闽清等地的水灾,一般民众开始打量他们生活环境的安全性。从前,他们不关心宏观上的政治,认为与他们很远。但水灾让他们理解,大政治与小日子息息相关。贪腐、勤政等看似缥缈的话题,在水灾的切身厉害上显现出来。

  从官员的体会看,他们接收到了民众的这种逆反。有参与救灾防洪的基层干部用切身体会,讲述了他们救灾时民众“冷漠”的态度,甚至连热水也不给喝,救灾干部吃点菜还要付钱买──干部怀念从前民众贡献一切参与抢险救灾的历史,觉得“这届人民不行”。

  而民众的所谓“冷漠”,更多的是在饱受伤害之后的一种应激性反应。在公共事务上,他们从拆迁抗争到环境维权,已经做了太多,失败了太多,而今遇上了水灾一事,他们早已认识到水灾无非是政治的延续、是干部风格的延续,因此采取壁上观更是合情合理。

  来自于官员的反映,生动形象地说明了官民之间的矛盾,早已不是田园牧歌式的,而是压抑愤懑与无奈怠工。民众的心态已经变成了这样:既然我们已经拿你没办法,那我们总可以躲得远远的,不搭理你。因此,干部认为的民众疏离感,其实再正常不过了。

  这么多年来,知识分子在开启民智上费了太多的精力与口水,但是在底层民众那里收效甚微,而这一部分人群一直是党文化的积极吸收者。而今,利益使然,水灾动辄卷走人命,照见政府的真实面目,这种大众教育比什么高深的原理都有效,都持久。

  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是,在邢台水灾中,一位小粉红家里受淹,在微博上痛骂政府救灾不力──而就在不久之前,这个人还在竭力地痛骂那些不爱国的人,还在骂“咸鱼与爱国”。虽然这是偶然的事例,但这种偶然奇妙地衔接了水灾中的民众觉悟,喜感中饱含尖锐的现实感。

  很多时候,知识分子都无法与底层民众──执政党的基本盘──进行有效沟通,但从这次水灾可以看出来,在已经到来的被动生存局面之下,看似紧密的治理已经在底层失灵。入夏以来的水灾,真的是一场从南到北的历史性提示,它们累积,它们等待。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