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别骂邢台政府 只怪卧牛玩忽职守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26日 04时08分  阅读:7823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吴虞

  据说朝鲜真正的大规模杀伤武器既不是大浦洞导弹,也不是氢弹原子弹──那玩意儿威慑作用大于实战意义──而是水坝,确切地说是在未经预先通报的情况下突然开闸放水。比如今年5月18日,朝鲜就来了这麽一下突袭,结果令下游的韩国损失了好几个亿,而2009年的那一次“水攻”,更是致使包括野营人士在内的六人遇难,可谓兵不血刃、战功显赫。

  作为朝鲜的友好领邦,中国在无偿援朝几十年后,终于也从金三总那里换来了这项“核心技术”,并于近日在位于中部战区的河北省邢台市七里河流域进行了实战演习,一举令下游数个村的“刁民”溃不成军。截至23日7时,此番“水攻”已造成25人死亡,另有13人失踪,战绩远超发明“水攻”战法的朝鲜同志,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与朝鲜人每次偷袭成功后总要大张旗鼓大肆庆祝大声广播一番,以威慑美帝羞辱南韩不同,继承了我党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优良传统的中国同志这一回却非常低调,甚至抵死不承认自己进行了“水攻”战法的实兵演练,非要说此番洪水灭村是“暴雨所致”,并且自己还提前发布了转移通知,一脸“我们已经尽力了”的样子,搞得别人好像都是不上微博、不看朋友圈,专门冤枉人似的。

  虽然此前被广为引用的@牛城晚报和@邢台生活于7月19日22:29分、22:43分发布的微博:“预计7月20日凌晨3时,朱庄水库、临城水库开始泄洪!”,后被证实与大贤村惨案确实没有关系,但技术宅们的分析同时表明,七里河的洪水来源于野沟门水库泄洪、东川口水库满溢,而7月19日晚间,邢台市防灾办发布的通知中也提到,“今夜水库放水,涉及下游乡镇,羊范、留村、百泉、孔桥、东汪、大贤及南和乡镇,请相关部门做好防范”。所以,纯粹的天灾说无论如何是不成立的,还在强调此说,或以此为政府洗地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问题是,我们刷微博、我们知道真相并没有什麽卵用,睡梦中的大贤村村民可没有被@到,即便后来听到了广播,“水已经过来了,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坐以待毙葬身水底,或者赤身裸体躺在草丛中,甚至死了还不被承认,因为就在20日中午,面对前来采访邢台抗洪抢险工作的河北经济台记者,大贤村所在的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还在信誓旦旦慷慨激昂大言不惭地说:“(受灾民众)转移工作一直在继续,人员没有伤亡。”这一说法自然很快被有图有真相的草根账号打得脸肿,“见凶怕见善欺”的王清飞最终也膝盖发软跪了下来,甚至邢台市长都于23日晚上站出来就抗洪不力公开道歉,表示“将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虽然李克强总理此前在南方部署防汛工作时就曾强调:“因工作不到位、组织不得力造成堤坝缺口、水库垮坝和重大人员伤亡的,要依法严肃问责。”但在现行官僚体制下,身居中南海鞭长莫及的李首辅的话,很多时候反而不及地方首长的话管用,所以下一步,我们就坐等王清飞被“先停职、后调查”好了。

  只是,对于那些睡着睡着就一觉不醒的村民来说,调查、处理甚至砍了这个叫王清飞的家伙又有多大意义,它也无助于预防此类悲剧不再发生。因为在本质上,“邢台洪祸”不过是农村建设、农民权益长期被忽略后的一次必然事件。无论是为了保卫大武汉而将周遭乡村都划为泄洪区,还是在工伤、交通事故赔偿上城市与农村户口标准不一,都说明在当政者的心目中,不仅农村的重要性远低于城市,甚至连农民的财产农民的命都比城里人轻贱。

  按照常理,如此不拿农民当人看应该激起民怨才对,可谁叫我们中国的农民逆来顺受惯了呢,不仅无怨无悔无声无息,还化悲剧为喜剧,编造出了种种美丽的传说。比如邢台这地方,别称卧牛城,而这一名称的由来,就和山洪有关。据说很久以前,一对年轻夫妇流落至此定居下来,他们辛勤劳作却苦于没有耕畜,天帝为此降黄牛来帮助他们耕种。从此生产日盛,人丁繁衍,逐渐形成城镇。后来,山洪暴发,洪水多次逼城,黄牛便卧在城头,水涨城高,使百姓免遭灾难,为了纪念“金牛托城”的功绩,人们遂将此城命名为“卧牛城”。

  可是这次,卧牛可能去避暑了,也可能在忙夏种,总之忘记救水了,结果造成大量村民伤亡。在这个意义上,此番“邢台洪祸”的元凶首恶,其实是那头卧牛,所以在此我要含泪劝告各位,别再去骂邢台政府了,要怪就怪卧牛“玩忽职守”吧。


标签(Tags):邢台市长,泄洪区,王清飞,见凶怕见善欺,膝盖发软,水库垮坝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