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可以预测 不可以胡说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6月15日 23时35分  阅读:7728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明月

    有关长江三峡防洪能力的话题,好像从大坝落成那天就没消停过。翻来覆去的,民间的,官方的什么“百年一遇”“万年一遇”的,还有什么不能全靠三峡大坝云云。

    其实,到底有多大的防洪能力,以及中枢水资源调度于分配的话题,一直伴着落成的大坝走了这么多年。

    人们其实已经习惯了,官方的各种表述。

    你没法儿不信,大坝就矗立在哪里,这是现在时。

    最近这段时间南方雨水增多,局部的暴雨不断,这当然对三峡大坝是有影响的。三峡集团枢纽运作部主任王海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预测6到8月有可能出现全流域的洪水,三峡水库可能面临建成以来最大的考验。

    “遇上超过千年一遇乃至万年一遇的洪水,如果水库水位运用到175米了,我们就保三峡枢纽安全。”王海介绍,如果三峡上游相关水库都碰到极限情况已经蓄到防洪水位,为保三峡水库安全,“上游来多少水,我们就放多少水”。

    王海说,不用担心三峡枢纽本身的安全,三峡枢纽本身的防洪能力是万年一遇加百分之十,枢纽本身没问题。

    其实,我是相信这个运作部主任的绝大多数话的,大洪水在即,没有准备也不行,而三峡大坝抵御洪水的能力也大概没问题。

    但是,这个“万年一遇加百分之十”是个什么样的表达,毫无疑问是值得商榷的。简单的说,在王主任嘴巴里,三峡大坝是可以抗击一万一千年一遇的洪水的。这听起来既不科学,也不严谨。

    一万一千年一遇的洪水是个什么样子?谁能说清楚,《圣经》里的诺亚方舟说的是这个吗?

    就算现在的科学技术水平已经很发达了,我们会预测到一万一千年以后的事情吗?这就有点胡说八道的意思了。

    你可以去论证三峡大坝如何固若金汤,但你不能天上一脚地下一脚的胡说八道。这可不是什么科学发展观,这完全有点神神叨叨的信口开河了,这样缺乏可信度的话用在一个国家重大水利工程上,听起来不提气,反而觉得轻佻和极度不负责任。

    还是那句话,三峡工程的成败与否,不是一两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就能校验出来的,所以,“万年一遇外加百分之十”,这种很“科幻”的说辞,问问这位王主任,你是从哪里找来的依据?是你见过万年一遇的洪荒还是道听途说之后的即兴发挥?

    作为一个国家重大水利工程的“发言人”,起码要懂得实事求是,而不是用不靠谱的扎鸡血一样的口号来表态,这很令人失望。

    这世界有什么能经历万年依然不变的?

    不是不可以预测,预测是建立在科学和实事求是的评估之上的预见,一竿子把三峡工程甩到一万一千年一遇的伪命题里,这不是科学,这是玄学。这不是预测,这是胡说。

    非要把严肃的话题整出笑料,我们的一些“新闻发布人”,嘴巴是缺少了理性的门栓还是觉得不吹就没底气说话?

    这个值得深思!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