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深度解析:外国记者骂中国的六种类型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6月15日 23时07分  阅读:7772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王冲

    在中国当下“官场文化”的语境里,骂记者似乎是件挺提气的事儿。怒斥记者成了官场的时尚,还有的地方进北京抓记者。记者报道了本地的负面后,宣传部长会怒斥之,说这是给本地抹黑。


    我关注和研究的是国际问题,国际传播,因此更关注如何应付外国记者。根据多我多年的观察和理解,我认为笼统地说外电骂中国是不公平的,他们根据所在国家的不同、所在媒体的不同、个人政见的不同,对中国也有着不同的骂法。

 
    第一种是“非骂不可”型。

    为什么非骂不可呢,因为有些媒体是在冷战时期设立的,是对共产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的工具。比如说几家众所周知的美国广播电台,他们的任务是和平演变,手段就是找中国的“异议者”说话,把中国描述成黑的。中国越黑,他们得到的经费也就越多,属于典型的“我骂,故我在”。对他们来说,客观不客观无所谓,我们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承情,还不如索性做我们自己的事,由他们去。

 
    第二种是“不得不骂”型。

    这一点德国媒体最为明显。前些年,有报道说一个德国记者因为赞扬中国被开除,一位娶了中国太太的德国记者,也因为为中国说好话而受到警告。我曾就此向德国某电视台的记者求证,这位和蔼的大姐很老实地说,我来之前,老板告诉我,无论看什么事情,都要以批评的眼光。这种情况,会随着老板的改变而改变,据说《德国之声》换了台长后,对华报道的调门也友好了许多。


    第三种是“职业骂人”型。

    在西方媒体看来,媒体的天职就是监督,媒体的监督和信息公开是这个社会顺畅运行的必要条件。我认识一些媒体的记者,比如说《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有时深入中国基层,对地方发生的不平事进行详尽的调查性报道。他们在骂人,没错,但不是无的放矢。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视之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加以引导和沟通,对说得不对的地方可以及时告知、解释,说得对的地方则吸取教训。

 
    第四种是“小事大骂”型。

    把我们的失误或过失无限度放大,连篇累牍地批判,这一点是某些日本媒体的特长。从毒饺子到钓鱼岛,从雾霾到交通堵塞,日本媒体会逮住一件事没完没了。当然,他们对本国的报道更狠。这是日本一些媒体的风格,他们抓住一件事,就不停地报道,对其责骂,不必看得过重。

 
    第五种是“骂人拐弯”型,也可以说是“冷嘲热讽”型。

    比如说,有的媒体在不得不正面报道的时候,不失时机地配上环境污染、人权等话题,加以巧妙地平衡,把看似不相关的材料组合在一起,告诉读者,嘿,别看它有些方面不错,还差得远呢。对此,平常心看待就是。

 
    第六种是“爱之则骂”型。

    有些批评中国的人,恰恰是热爱中国、喜欢中国的人。他们对中国出现的一些问题,有时候比中国人更着急。对他们,我们心存感激。
 
    至于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尖锐的问题,更是记者的天职。德国一位老记者曾和我说过,世界上没有愚蠢的问题,只有愚蠢的答案。写到这里,忽然想到周恩来总理,坊间传言的他的睿智,确实令人折服。


    一位美国记者在采访周总理的过程中,无意中看到总理桌子上有一支美国产的派克钢笔。


    那记者便以带有几分讥讽的口吻问道:“请问总理阁下,你们堂堂的中国人,为什么还要用我们美国产的钢笔呢?”


    周总理听后,风趣地说:“谈起这支钢笔,说来话长,这是一位朝鲜朋友的抗美战利品,作为礼物赠送给我的。我无功受禄,就拒收。朝鲜朋友说,留下做个纪念吧。我觉得有意义,就留下了这支贵国的钢笔。”


    美国记者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什么叫自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一个典型事例。


——如何对付外国记者的责难?这就是一个典型事例!


    也就是说,在对付外国记者时,风度和睿智,永远比怒斥和责骂效果好!即便战争时期,也是如此。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