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村长故事之一:村长强奸好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6月07日 01时49分  阅读:8752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姬姓周氏

  那天路过一个村子。看到一群人围着什么看。挤进去一瞅,是个男人在强奸女人。

  我大惊,问:“光天化日,怎能这样!”村人告诉我,那男的是村长,经常这样。原先村人穷,受村里村外的地主恶霸欺压、强奸和杀戮;后来村长领着一帮人把恶霸和外人打倒,就自己当了村长,大家也没意见;村长又让大家吃上饭。所以,村长的强奸是让被奸者吃饱饭的强奸,比以前的强奸强多了!大家觉得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我说:“那女的怎么不反抗?再说你们都是被奸者,怎么不帮这个妇女?”村民象看个外星人似的看着我,说:“反抗,怎么不反抗!反完这个,来个新的又同样,我们村村长没人能管,叫谁当村长谁都这样!再说,村里的治保联防队都是村长的人,他们有刀有枪的,好死不如赖活,谁不想活啊!”

  我说:“那你们连骂都不敢骂,就这么不吭一声?”村民说道:“骂?谁能骂过村长啊,他有大喇叭,他在广播上一广播,把他的道理一讲,先入为主,有钱是理;谎言三遍,变成实际;敢贪敢杀,那是机密;暂时搞赢,吭声剿匪;维稳第一,谁敢么叽?无钱无势凭劳力,正直聪明是狗屎,村里人谁信你呢?”

  我说:“那你们可以告他啊。”村民说:“告?法院明的收钱哩!我们想了,近年主要解决吃饭问题,其间出现的强暴,可暂搁置,等大家都吃得很好的时候,自然就解决了,仓廪实而后知礼仪。再说,繁荣娼盛,饱暖思淫,强奸贪劫,是社会转型的必然阵痛,是改革的润滑剂,是村情决定的新常态,世界各国都有,何必大惊小怪?”

  我问那个被奸妇女的丈夫:“你不觉得你尊严受到悖辱吗?”其夫诧然:“啥叫尊严啊,俺不懂,俺知道他这样压着俺老婆、弄她,不给钱,确实是不对的。不过,村里也不是一个女人被村长这样,更不是俺一个人的老婆被村长这样;再说,俺有病,阳痿,那种事俺干不了。”

  我又问:“你是怎么阳痿的?”“十年前被村长踢坏的。不过,村长还是挺好的,踢坏了俺后,当时把俺送了医院,替俺花了医药费;以后,又把村里最好的一块地给俺承包,俺不吃亏,占便宜了。村上这样养活一个没卵用的人,表现了政府的宽容!”

  我说:“觉悟怎么这样低?”村民冷笑道:“你以为你聪明,村长治村方略一整套的:第一,村长虽然随意强奸我们,但给我们吃饭;第二给我们理想,说跟着他干以后会更好;第三,有治保联防队给他维稳;第四,有大喇叭、黑板报给他宣传,批判不服社员;还有,他让村里小学收费,很多小孩人上不起学,就不懂人权和尊严,就没有你这么多想法,村长就可以清静强奸了。

  而那些上完学的孩子,一般是村长家族或得到村长照顾的,不会对抗村长;有几个倒是出息的穷孩子,但一毕业,村长就让他们到村委会或村办企业,待遇很好,都对村长感恩戴德;加上村长对他们灌输的强奸教育很多,这些知识份子,女的都想为村长献身,男的都想在村长强奸时帮他按住腿,那里还有你这些胡思乱想。

  这样,村里比如有100 人,80人是没文化的文盲,有文化的20人,大部分成为村长一个阵营的,你说,再有个把不老实的能翻什么浪?所以在我们村,什么都是为村长的强奸合理服务的。”

  我说:“那你们就愿意这样被强奸下去?”村民说:“也不象你说的那样悲观。村长还是在不断的往好里做的。他大儿子偷村里的粮食,被他双规了;村长有次喝醉酒,把一个幼女强奸致死,他清醒后打了自己好几耳光,关了自己三天禁闭,没吃饭。

  你看他现在强奸,动作就很文明,被强奸妇女身下还垫了村长的军大衣,村长还知道戴安全套,还非常与国际接轨,跟录象里外国人干事似的,耶儿耶儿地叫。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天会更好。”

  我说:“那你们就眼看着被奸者遭受痛苦的蹂躏?”村民沉痛地说:“是啊,我们一直在致力解决这个问题。有些激进的人认为被奸妇女要使劲推翻村长,但这样容易使矛盾激化,影响村里团结安定这样一个来之不易的局面。更多人以为,挣扎解决不了她现在的痛苦,反而有可能增加,而且还会影响全村的建设。

  既然现实就是这样,我们无法迅速改变,就只有顺其自然,尽量达成共识,让这个被强奸的妇女要勇于承认自己是弱势群体,承认这是一种必然现象,是短暂阵痛,不要挣扎,可以换一个舒服点儿的姿势,主动迎合强奸,把村长当成一个给我们每个人带来幸福的好男人,配合他的动作。这样,就不但不会有痛苦,反而可以享受强奸的快感,体验到欢乐性福!”

  斯时也,村长听我们体会不得要领,遂对旁边着意研究相关事务的村小学校长说:“这帮人吃饱了没事干,让他们的嘴一闲着就胡说,你跟他们讲讲,有专家证明岳飞是女的,他妈是男的。”校长文化水多,出口成章:“村长恩奸,供给侧观;和谐社会,禽兽腥羶;中国梦幻,只要吃穿;继续深改,国灭赃安;锅蛙温渐,直到玩完。”

  村民一听校长此语,顾不得和我议论了,立刻面红耳赤地争论起岳飞是男是女问题。一个村民对村长竖起大拇指:“村长真民主啊,连这样重大的问题都拿到桌面上,让我们和校长一起辩论,过去我们连想都不敢想,可见我们是真正的民主啊!”

  村长微微一笑,趁他们去争论岳飞不注意强奸了,又吃了一个兰色小药片,拉过另一个少女……

  在这片热闹的场面中,我忽然什么都明白了,明白得自己觉得寂寥,觉得害怕,觉得自己可怜,忍不住要哭出声来,脱口的却是一句:“垃圾啊!”全村人一楞,都鄙夷地看着我。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