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山西黑老大出狱小弟摆宴向谁叫板?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28日 19时59分  阅读:8228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天涯海角客

  当一个社会流氓,盗贼叫嚣声越高,证明这个社会的法律越不健全。而对当前中国来讲,基层民众深受流氓团伙所欺,他们用非人性的手法,来抢取民众的合法权益。而地方政府一些执法者,非但不打击,相反还与他们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共同来欺负弱者。因此,造成现今基层民众一听“黑社会”“黑老大”都会浑身直打哆嗦!原因,你与他们争,可能会被欺凌而无人替你出头,因为对许多“黑老大”来讲,他们都有一定的社会背景。他行动于江湖,高居于庙堂,都是让人刮目相看的。如黑老大刘汉倒下之前,他的身份是政协委员,但他们兄弟在当地作恶多年,却无人管,这些问题出在哪里呢?

  一个地方“黑社会”猖獗,说明该地方治安不给力,其执政者的执政者方式有问题。所以对地方执政者的考验,便是你执政一方为当地做了什么?而不是你为领导做了什么?而今中国的领导提拔恰恰是颠倒的。有些黑社会团伙之所以在地方猖獗,那是他们傍上了高官,而地方执法者不敢动他们,怕得罪腐败的领导。为此,许多地方执政者为满足领导的私欲,不惜挺而走险,枉用权力,给领导面子,纵容黑社会团伙。即当皮条客,又为领导提供色情服务;真是“孝心”十足。有的甚至与黑社会人员称兄道弟,做他们的“探子”,这些都是助长了黑社会人员的气焰,是当前执法者需谨慎对待!

  执法者是打击社会毒瘤和穷凶极恶的分子,如果执法者只针对弱民,见恶就怕,无疑是助长黑社会团伙的气焰。对当前民众来讲,生存在基层,最想的问的便是:“为何年年打黑,却黑社会不能根除”一个黑社会团伙的成长,绝非是一日成长起来,他们都是经过多年的作恶而形成的“威望”,有的甚至连执法者都闻风丧胆,更别说是对他们进行执法了。而黑社会团伙之所以嚣张,更大的原因在与他们背后的保护伞。现今我们所看到的黑社会团伙被端,多数是其保护伞丧失了权力,自身难保。只是这种情况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中国何谈文明进步呢?今天端一个黑社会团伙,先让其保护伞倒下。那么现在又有人新培养一批黑社会团伙,寻找新的在位保护伞,岂不又成了社会的新害呢?如果这种现象反复持续下去,只会让民众永远生活的恐惧之中!

  新近,有一则报道:5月23日黑社会团伙的二号人物程幼泽释放当天,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燃放鞭炮,摆宴聚餐。程幼泽、绰号“程三”,先后三次被判处有期徒刑。在5月23日释放当天,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燃放鞭炮,摆宴聚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件发生后,省公安厅高度重视,专门委派刑侦总队领导和专家指导案件侦破工作,市公安局立即成立“5.23”专案组,抽调精兵强将展开侦查,迅速查明了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犯罪事实,5月26日,依法将犯罪嫌疑人程幼泽刑事拘留,同时抓获了9名违法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公安机关将深挖细查、一查到底,绝不能让犯罪分子气焰甚嚣尘上,绝不能让社会渣滓沉渣泛起。

  看到程幼泽释放,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燃放鞭炮,摆宴聚餐的报道,不由使人想起《闪闪的红星》里面那句经典的台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他是一名凶恶的大地主。当时,人们激烈反对他搜刮民脂民膏。他一再沦落,但“坏人活的长”,他总是一再恢复地位。这是许多坏人的榜样,也是反应出一个社会的存在的对立矛盾。而今程幼泽释放,小弟们放炮摆宴,无疑也是向公安执法部门的公开叫板,程幼泽说:“我程幼泽又出狱了”,小弟们高喊:“我为大哥接风洗尘”。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是很大的。

  对于这次的处理,当地公安部门做的很对。要知道,黑老大这种行为,摆明了是向公安叫板,向其证明,我今天释满了,又可以风云江湖了。而今当地市政府对于这种黑社会气焰的打击是值得肯定的。然而像这样的情况,不只是发生在山西晋城,而是在全国各地都存在,所以对待黑社会人员,公安执法部门需要进一步打击,因为保护民众和财产的安全是你们的职责。必然会获得民众的拥戴,而今之所以,各地方黑社会人员猖獗,正是公安执法者不给力,而一些公安执法者充当起了他们的保护伞,使得黑社会团伙日益壮大,成为地方一害。这些民众是有目共睹,心知肚明。

  有些执法者只把利剑悬在民众的头上,而对黑社会团伙却一度容忍,这样的后果造成,黑社会团伙对民众进行敲炸勒索,无恶不作,而地方执法者却无能为力,不作为。自然会遭到民众的唾弃。现今中央高举反腐打黑的旗帜,但许多地方只是象征性的应付一下,原因很多人自身不干净,怕被牵连到其中。因此,上面反腐轰轰烈烈打虎反腐,下面我行我素,假装看不见,用行动证明所在的政府单位都是“廉洁”的,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又怎能逃的过民众的双眼呢?

  人们都害怕“黑社会”,都说他们是无恶不作的坏蛋,而在这些坏蛋的背后却都有人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如果每回端掉黑社会团伙,都要先打掉其保护伞,就是累死公安执法者,也无法除根。执法是正义的象征,是肩负起社会治安稳定的责任。如果面对黑社会团伙公开叫板,不敢惩治,不是有负头上所戴的国徽!因此,对于这一次晋城惩治新时代的“胡汉三”程幼泽是值得点赞,但希望各地执法者要知道,去反思这些“胡汉三”为何又回来了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今日如果我们只看到惩治“胡汉三”程幼泽而拍手称快,而忽视“胡汉三”的成长史,保护伞这样的事情恐怕永远无根治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