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中国人为何如此恶歹?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27日 22时41分  阅读:7788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别了还来

  前几天环球时报说,赞比亚的报纸KACHEPA头版竟然出现一篇题为“中国用人肉来毒害非洲人民”的文章,内容是中国企业“用人肉制成罐头牛肉”销往赞比亚、津巴布韦、南非、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这样的报道有商业竞争的险恶用心,可是造谣者难道不担心读者把这样的报道当成笑话吗?我相信世上有躲在阴暗处自己做人肉包子的变态狂,但这是在说中国的企业。这样的报道太不可思议了!但反过来想一下,这些人怎么能想象中国人会做出如此骇人听闻的事,这难道不是在迎合世人对中国人的坏映象吗?看样子,世界上的穷国和富国对中国的态度都不像央视说的那么友好。

  中国企业在自己的国土上都这样缺德,到那些法治不怎么健全的国家,恐怕会变本加厉。输出一些劣质的衣物、电器,不是什么大恶,你相信中国企业到人家国土上建厂,不搞断子绝孙的污染,不制造要人性命的有毒食品和药品吗?这些恶毒的事就让自己的同胞承受吧,不要在毒害别人了。如果只是对本国人缺德,外人不会对中国人有这类妖魔化的想象。在本国,中国人表现出来的丑恶,跟做人肉罐头差不多。我们对促进人类文明的创造,只是做了类似把日本的汽车内脏包上一个中国外壳的制造。但跟中国人比坑害人类的发明创造,世界人民都还处于幼儿阶段。我们发明了将有毒的工业废水高压进地下水的排污方法,造成80%以上的地下水污染。用外国专家的话讲,这样的污染1000年都治理不好。世界进入工业时代几百年,请问哪个国家有这样的伟大创造?这不是中华民族自我消灭的节奏吗?中国的商人、官僚如何缺德、如何歹毒,还需要在我的文章中举例吗?中国对人类文明是贡献,还是阻碍?中国人为何变成这个样子?

  中国的民族特性里有一种奴才人性之恶,这是中国人歹毒的重要原因。我国传统文化里没有平等思想,这是奴才人性在民族特性中生长的文化营养。国学人才说,儒家思想的精髓是仁义,发明儒教的祖师爷孔子确实是这样著书立说的。但儒学里有“仁义”,被儒教调教出来的中国人就会有高尚的仁和义了吗?其实,现实生活中的儒家精髓不是仁义,而是强调尊卑贵贱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仁义”已经被其掩盖、同化、征服。仁义成了不讲独立的人格尊严的忠孝,也就是下级对上级、子女对父母无条件、无原则、无尊严的服从。这样的文化精髓自然容易使国民形成奴才人性,奴才人性发挥出来的特点就是对主子的忠诚,对权力的屈服。儒教中的“礼”也是让你守本分、不越轨、不冒犯权威。在实际生活中被运用成了,毫无原则的避让、克制、忍让、屈从,这样的百姓恶人最好欺负、恶权最好统治。中国的家庭教义“不管他人的闲事”,也就是不管他人的死活,这样的人哪里会有正义感?中国人一心只盯着自己的小家,眼里只有自己的那点蝇头小利,而且为了个人的利益根本看不到别人的死活。这样的中国人会有同胞意识吗?为利益残害同胞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鲁迅讲的奴性,没有多少害人之心,更多是怒其不争的麻木不仁,是不知道反抗的奴隶。我在这里说的奴才,不是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样子,不是那种谈不上有自己利益的奴隶式奴才,而是为主子,更是为自己的利益卑鄙、无耻、恶毒到极致的那种。调查南京大屠杀的美国华裔作家张纯说的就是这种奴才:“中国人有一种极其恶歹的心理,在世界的民族中也罕见,从来没有一种人,因为不同的主子,可以作践自己的同类到了极其残忍的地步……”这样的奴才,在战争时期的典型代表是汉奸,汉奸残害自己的同胞比日本人还积极。这种卑鄙无耻的奴才人性演变到现在就是奸商——奸商为了求财,跟官员打交道时卑躬屈膝样子比电影里的汉奸还丑态。他们的奸诈超过汉奸,他们残害人的手段可能不会一下子要你的性命,但他们却和问题体制、问题官员一起,从天空、土地、水源毁这个国家,从人的身体、精神毁这个民族。而普通人因为不是商人,也就显示不出奴才人性卑鄙无耻的典型特征。但普通人只要跟他人发生利益关系,这样的无耻便会表露无遗。市场上的小贩有不短斤少两的吗?毒豆芽是谁搞出来的?

  从国家的脊梁式人物来讲,中国缺少为民族生存而战的义士,同样是一些为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草莽英雄。这样的人打下的江山不会给百姓带来文明,中国人也就文明不起来。不要拿说出“先天人之忧而忧”的人来反对我,民族大义只会在没有君主的时代出现,皇权制度下谈不上这样的大义,古时为国家献身的志士不过是忠君的表现。半个世纪以前,一部分中国人为了追求所谓真理、信仰,同室操戈,兄弟相残,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国共两党也不停止撕杀,两党合作共同抗日也是勾心斗角的。一方在正面拼命抗击日寇,另一方躲在敌后发展壮大自身。经过两党争夺得到江山的一方,开始实行的政治协商还有一点民主的味道,但以民主的方式替换下的主席没有华盛顿的高尚品质,他很快就表现“寡人的心态”,但老毛并不是用“杯酒释兵权夺”的手段夺回权力,而是利用百姓对他神一般的崇拜,发动释放人性之恶的文革,用人民的力量摧毁一切,消灭所有对手,自然也就消灭了在战争岁月里和他出生入死的战友。文革是具有必然性的,我党不就是通过诸多“你整我我整你”的政治运动形成的吗?然而,文革结束这么多年,那些打江山的功臣都作古了,我国的脚步并没有朝着文明社会的方向前行,至今还是没有兑现革命时期给百姓民主、平等、自由的承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给百姓承诺过的文明,国家的制度不能体现公平平等,社会对追求公平平等的事就是迟钝的,人们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如何有正义感?不追求公平平等的社会,只有对贫贱的欺辱,对弱势者的忽视,哪里会有仁爱,更谈不上大爱、博爱。没有仁爱就容易对别人缺德,这不是很好理解的吗?

  制度如此,对国民的教化也很有问题。心怀祖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对培养国民的正义感是极其重要的,但我们的爱国教化就是爱党、爱领袖,对国民正直人格的教育,充满着政治色彩,把爱党当成了仁义,把国共两党相残的勇敢当成有国家大义的民族英雄。很多书籍、电影等艺术作品表现的不是人性,不是人道主义,是治政需要的宣传。有这样的国民教育,把学校的《思想品德》改为《道德与法治》会有实质的改变吗?无处不在的长期政治教化,使今天的中国人仍然没有祖国的意识,只有忠君的思想。所以,忠于主人的奴才人性,和奴才人性的恶毒还有存在的土壤。这样的奴才人性一旦有翻身的机会,对付主人和他人的歹毒,会像文革一样骇人听闻。如果再来一次运动,还会有很多中国人表现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那些经过文明制度教化的国家,多数人有足够的理智阻止少数人作恶,不会发生文革这样的悲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