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对这类被嫖娼死的人应该有的批判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26日 02时39分  阅读:7643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别了还来

  有一个微博不知是不是真的,说一位名叫张金的警察回去了解自家被强拆的事。他虽然出示了警察证,仍然被踹翻在地,腿也被打断了。这个图片微博还有张警官躺在病床上的模样。还说事发地可以取证的监控都坏了。文革时贵为主席的刘少奇拿出《宪法》来和红卫兵讲理,也没能保命。他儿子说的对,刘主席也要对文革负责。在恶政、恶制、恶权之下,谁都有可能是受害者。而且,我们都应该为雷洋的死负一点责任,这样的责任像雷洋一样的公家人更是难辞其咎。
 
  关于批判的话,本不应该说惨死的雷洋,毕竟走了的人不会对你的声音产生反应。而他的家人不需要听我们的说道也醒悟了。可是,太多的百姓,特别是像雷洋一样活在体制内的人,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的恶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开篇说的那个自认为警官证力量无比人更是如此。体制内的人对“负能量”的事件,根本谈不上关注,绝对不会激奋地顶贴、回复。如果网络上传出的雷洋之作是真的,我得说文章写得很有文采,但透露着中学生式的纯洁。写这类文章的人不会为当今中国最显眼的阴暗色彩浪费笔墨,所以,他不太可能光顾那些不那么和谐的论坛和文章。如果雷洋和他的妻子有微博,仅这几天吸粉的数量一定会超过大明星。多数人从手机和电脑上看到的内容,都是从新浪、腾讯、网易这些网站的首页转发出来的,是很“守规矩”的那种。这些网站每日的内容是高度重复的,打开一个网址就没有必要看另外的网站。都说围观是一种力量,但体制内的人最多是远远地隔岸观看,为雷洋呐喊的声音不会有他们的一点音量。你激动地关注雷洋这样的事,他们还会说你煽动百姓反政府的情结。我们到了雷洋母校的学长学弟的声援,雷洋单位的人会以同事之名公开发出声音吗?更不用说像那两个被打烂屁股的大学生一样,拿出手机来对着警察拍摄。
 
  我在这里批判的不是雷洋个人,而是体制内的这个群体。雷洋案确实不需要过多考虑嫖娼、人品的问题。体制内的人,叫他们不要妄议,他们却把遮丑的事当成政治觉悟,央视对形成舆论巨浪的雷洋之死完全失聪,就是这类政治觉悟。如果体制内的人能正直一些、明理一些,中国的腐败怎么会如此严重——这些人可是腐败分子的下属、同事,贪官的丑事我们不知道,可他们哪个不略知一二,那些专职的秘书和驾驶员,甚至知道贪官的金屋在那里,知道金屋里藏的是什么娇。正因为有这种政治觉悟,他们虚伪而人格分裂,平时毕恭毕敬的上级落马了,最兴高采烈的一定是这些人。他们大部分人是没有得到多少体制好处的普通职员,但这个体制给了他们更好的保障,给他们最优先的加薪权,这其实是安抚公家人的一点点施舍。体制内的人并不明白在这样的制度下,公职人员的工作虽然最稳定、最安逸,但这样的稳定源于对人性的最大束缚。最近网上流行的“要党性不要人性”的话,意思就是人性被党性压制住了。任大炮要妄议就不做党员,甚至不要做中国人。“要讲政治”这句教化公家人的话,说的是你跟普通人不同,法律不是你言行的唯一准则。这完全违背了文明社会公平平等的原则。这样的不同,使体制内的人付出了失去勇敢、正直、人格、自由的代价。体制内的雷洋自然也是被束缚得扭曲的人。不管怎样的原因夺走雷洋的生命,他损命之前深信的问题制度无疑其中的主要原因,雷洋也要承担一点问题制度的责任。
 
  完全可以说,这些体制内的普通人,是问题制度的受害者,也是制造者和维护者。有一些小吏激起的众怒并不亚于从家中收出成吨现钞的贪官。比如,把大学生的屁股打烂的警察,扭断周秀云脖子的恶警,还有网民始终不相信已经得到公正处理的徐纯合事件。在这些酷吏面前你算有尊严的人吗?贪官不可能直接要你的性命,这些恶警的恐怖之处在于,找出一个不需要多少脑力的借口,就可以将你一枪毙命。在这样的社会里,父母不敢教育孩子勇敢正直,被嫖娼了,最好是跪地求饶,保住命性。那两位被打烂屁股的大学生如果没有大声求饶,我们看到的就不是两个红屁股,也许是冰冷僵硬的肉体。像雷洋一样,头上没有大盖帽,腰上没有枪的人,成不了要人性命的酷吏,但他们同样在伤害这个国家,他们会懒政,会不作为,会乱作为,至少有漠视恶制之责。而且高于人性的党性,让他们缺乏同情心,他们称那些快被折磨成精神病的上访者为刁民,他们骂被强拆得家破人亡的人贪得无厌,他们甚至给讨薪者判刑------弱势者所为不一定合法,但对弱势者的态度却能表明一个政府的文明程度。如果中国的城市不这样讲究外貌整洁,城管不要这样野蛮地砸烂小贩的生存家什,将会解决多少人的生计问题?谁把百姓逼成不愿相信法律的刁民?缺乏公平正义的社会暴民多一些是正常的,守法公民被嫖娼死的也不会少见。不要怪百姓的法治意识不高,把大学生屁股打烂的人法治意识比百姓强吗?如果他们真有法治意识雷洋会死吗?
 
  雷洋的妻子请得起律师,能拿出很有条理的《报案书》,有搞清真相的一丝希望。众多需要为生活奔波劳累的人,没有多少精力关注社会的文明问题,他们遭遇这样的恶事,被轻易摆平的应该很多。制度和我们不一样的国家,正直的智者最先喊醒的应该是体制内的人,还有体制外的小资和中产。这些人最怕失去,国家若发生大变故而使他们破产,没了铁饭碗,他们应该是最痛苦的人。可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顾小家的麻木会断送自己的幸福生活。因为这些人容忍恶制没有丝毫改变,眼睁睁地看着百姓变成暴民,使国家继续危险下去。圣雄.甘地说;“不与邪恶合作是我们的义务,就如同我们必须要与正义合作一样。”体制的人,你为雷洋呐喊了吗?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