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性约束与性自由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23日 22时37分  阅读:8506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顾晓军
 
  雷洋被嫖娼死了。我在想,如果这个社会能够容忍性自由,也就是说嫖娼不会成为被抓捕的理由,那么雷洋或许就不会死,是不?反过来说,是我们的社会什么都管,甚至管到了雀雀和逼逼。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多少年之后,会不会成为一种笑谈、一种极为沉重的笑谈。我所知道的,是一个社会对于性的管理应该是主要交给夫妇的双方,因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契约关系,而不应司法干预。
 
  换言之,一个社会对于性的管理,只能够停留在道德层面上,停留在倡导什么反对什么的层面上,停留在什么是荣什么是耻的层面上,而不能深入到对性的硬性的管理。
 
  对于性的硬性管理,只能是不允许强奸、不允许性骚扰之类。再,就是不允许蓄意的、各种性病的传播。无意识的各种性病的传播,也可以约束。
 
  还有一种合理的、对性的管理,就是组织内部的约束——党纪,理应严于国法。党,也理应提前干预可能的腐败的滋生。
 
  一个社会规定下层人不许干这个不许干那个,这个社会、就一定不是个正常的社会。一个社会应该约束上层人,如政客、官员、高级知识分子等,也可以包括各类明星、公众人物,因为他们是人类精英、社会楷模,理应成为人们的榜样。
 
  总统的性丑闻是新闻,而一个乞丐的性丑闻就不是新闻,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于作家及艺术家的性的道德约束,又可以放宽些;因为没有一定的体验,就没有深刻的作品。这,不是给我自己留后路。我现在兼了思想家,理应在道德上成为楷模,甚至是政客们的楷模。
 
  每一个有思想能力、将来可能成为公众人物的人(包括官员),都应极早地约束自己(包括性);而不是一旦能够参与管理社会,就想方设法去约束民众、而放纵自己。
 
  这就是性的约束与被约束的基本道理。总体而言,性自由又是方向,是未来社会的一个总体趋向。
 
  现在看巴金的《家》、《春》、《秋》,很多人会觉得是烂得不能再烂的东西;可,那是反封建、追求婚姻自由的号角,是九十年前的社会现状。
 
  人类社会的管理,总是紧过了松又松过了紧、紧一阵再松一阵地矫枉过正地进行着。但,总体趋向是松,是趋向于自由。
 
  因此,虽无法估量何时、怎样实现,但,性自由一定会实现。即使实现了,该管好雀雀和逼逼的,也一定是社会精英、而不是普通民众。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