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公民之死,时代之伤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14日 10时10分  阅读:7766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林慕白

  魏则西、陈仲伟、雷洋,这三人原本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假如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相遇,更不会被人们以这样一种方式一起提及。

  但是,悲剧以各自不同的方式降临到了三个人头上。

  21岁的魏则西患上了一种叫滑膜肉瘤的疑难杂症,这种病的治愈率极低。然而,夺走他生命的不只是恶性肿瘤,同样有给人们提供虚假信息的企业和骗人钱财的莆田系医院。比骗取钱财更可恨的是,他们给人以虚假的希望,没有比给绝望中的人以希望,然后再让他眼看着落入虚空更残忍的事了。

  60岁的陈仲伟已经穿上白大褂34年,他从一个实习医生做起,一步步成为了省人民医院的口腔科主任。花甲之年的岁数,对于别的职业,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在经验和手艺高于一切的医学界,老专家则是医院和患者最宝贵的财富。然而,他在自己的家门口被一位前病人连捅三十多刀,抢救无效死亡,理由是“你给我做坏了一颗牙”。这离做那颗牙,已经过去了23年。

  29岁的雷洋半个月前刚刚当上爸爸,和大多数新爸爸一样,他把头像换成了自己的女儿。此前,他在中国顶级的学府里本硕读了6年,毕业后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北京买了房。作为一个新市民,他似乎要开始在这个大都市扎下根了。然后,在去机场接父母一小时之后,他成了医院一具满是伤痕的冰冷尸体。平安昌平的通报说他“因嫖娼被抓,突发心脏病而亡”,家属则看到了被处理过得伤口和破碎的衣服,以及被清空的手机数据。

  有句话说,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则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无比真实,又无比残忍。

  物伤其类,秋鸣也悲。这三位公民的死,既是个人和他们家庭的悲剧,又是这个时代的悲剧。

  因为,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他们并非个例。在魏则西的身后,还有众多以前被虚假宣传和黑心医院联手谋财害命的病人;

  在陈仲伟的背后,还有那么多被医闹、被辱骂、被侵害的医生,这些常年超负荷工作的医务工作者,有近一半工作日平均与家人相处不足2小时,仅3%的有双休日;

  在雷洋“心脏病死”之前,在看守所羁押期间的非正常死亡原因五花八门,躲猫猫死、做噩梦死、喝开水死不一而足。

  这三个连番上演的悲剧,如同这个社会的一面镜子,折射出这个社会存在的病状和症结。前不久,我们发过一篇文章,叫做“投胎到了hard 模式,总有一款伤害等着你”,说的就是人们内心的恐慌,就是无论你是哪个阶层,无论你过着怎样的生活,都有可能遭遇晴天霹雳般的灾难。

  写出『汤姆叔叔的小屋』的女作家哈里耶持·比彻·斯托说:“最痛苦的泪水从坟墓里流出,为了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和还没有做过的事。”三位公民的死,已经成为不幸,但如果社会并没有因此发生一丁点的改变,那他们的死才真正成为了悲剧。

  魏则西的死,呼唤某些手握信息关口的企业和民营医疗机构放缓赚钱的脚步,停下来等等你们的良知。

  陈仲伟的死,呼唤人们重拾对医务工作者的尊重。医学是科学,而非神学;医生不是上帝,患者也不是上帝。即便医者仁心,也只能做到“有时治愈,时常缓解,总是安慰”,愿病患和家属别把对悲痛的无力承受转移到曾帮助你的人头上。

  雷洋的死,呼唤的则是十三年前孙志刚案件仍未竟的期望,那就是以生命呼唤中国的法治,呼唤真相的力量。个人不应当蒙冤,执法队伍也不应当被无端揣测,而摒除疑惑、排除流言,最有效的解决方法永远是给出真相。唯有真相,才是对雷洋和昌平公安的公正解答。

  今天,我们不放弃对三位公民之死的追问,不过是为了呼吁一个更有良知的社会,以尽可能避免身边悲剧的发生。

  愿社会的进步不再靠公民的血泪来推动,也愿每个人都能被所在的这个社会温柔相待。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