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神经的时代与时代的神经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5月10日 22时17分  阅读:7572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明月

   并不是想饶舌,这题目确实挺绕。

   话题的缘起是这样的,一个朋友在微信上问了我一句:你的文字里多有批判或者叫做鞭笞这个时代的话语,你是不是对这个时代很不满意,或者说是根本不看好?

   其实,一直以来,这样的疑问我自己偶尔也会有。但是,我一直笃信,在前行的路上,作为一个亲历者,我所经历的时代,如果可以套用一句曾经流行的话,大概是如是表达: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话其实并不矛盾,而是目睹了现实之后的如实表述。

   我谨慎的回应朋友的疑问:我从来不想嘲弄这个时代,而且批评或者鞭笞这个时代,并不等于否定,况且,你无论是赞赏还是厌弃,这时代就在这里,你绕不开躲不过去,唯有面对。

   为何是最好的时代,这说辞本身就有浮夸的成分,要知道,世界上本无所谓的“最好”,所以,定论“最好,或者最坏”都是站在相对极端的立场上的表达。但是,作为一种对应,既然有了“最好的时代”也不妨有“最坏的时代”,这算是“对立统一”而辩证了。

   而我窃以为,这是一个神经的时代,神经到无处不在,神经到脆弱无比,哪怕是最末端的神经,都会引发出一场铺天盖地的风暴,各种让你瞠目的现象会滚滚而来。

   所以,我觉得这时代,神经衰弱且敏感。

   真因为衰弱且敏感,所以属于这个时代的神经就会被经常触动,从而引发各种事件。

   谁能想到一个2003年一个大学生孙志刚的意外死亡,而能导致一部恶法的寿终正寝?而今天谁又能想到一个魏则西生命里最后的文字,揭开了莆田系和部队医院的种种勾当。这都是偶发的事件,却掀开了,或者终结的太多东西。

   你要问我这个时代最缺少什么,或许我会直接了当的告诉你:宽容和良知,操守和品格。

   这不是文字的噱头,而是这个时代种种怪像留给人们最直接的感受。

   《人民日报》在评论魏则西事件的时候,用了一个貌似新的名词:企业伦理。且不说这词本身,我觉得倒也贴切。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本该有的操守没有了,本该有的底线没有了,最该有的东西都没有了,社会和时代出现的乱象也就不奇怪。

   当然,套用时髦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这些丑陋也丝毫不对路,所以,当一些明星们深情并茂的唱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是美丽的人间”的时候,你没看到他(她)们掘金的疯狂。

   为何不能挑剔这个时代?为何不能指责这个时代?我一直觉得,只要是善意的批评都是这个社会该有的正能量。尽管,批评的话语一定会让一些人感到不爽,但是,它总比满耳恭维更让人清醒。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时代,就不要放过它的丑陋,更不能默许它的丑陋,任何一次无底线的默许,都会成为恶的帮手。

   可以为这个时代的美好而点赞,当然也可以为这个时代的丑陋而拍案,这并不矛盾。

   不唱衰这个时代,但是并不等于默许它的丑陋和罪恶,如果一味的逆来顺受,这时代的恶就会变本加厉。

   这时代脆弱不堪的神经,需要猛药,而唯有猛药,才能触及这个时代自省或者叫自我救赎的神经。

   别无他!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