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中国的发展气数是如何被耗尽的?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4月30日 23时01分  阅读:8063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别了还来

   和我一样喜欢为中南海操心的人说:随着我国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矛盾在不断激化,很是让人忧心。于是,想想那些坚持说绿卡与爱国无关的人,大家骂娘的声音越来越大。而跟权贵沾不上边,把颂歌当成唯一正能量的人说:美狗,你们的美国老子贫富差距也很大。美国确实如中国一样贫富差距巨大,但稍作比较,美中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这样的不同,决定一个是畸形的,另一个更好一些。

   我说美国更好一些,理由不是美国已经很强大、很富有。从数字上讲,就得算中国和美国的贫富差距一样,但在美国,中产是主要的人群,也就是说人家是橄榄球状的社会,富人和穷人占少数;而中国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社会,还达不到中产水平的人占人口多数,真正的穷人也很多。研究社会问题的人说,表明分配不公的基尼系数高于0.4,社会就容易引发动荡。中美都是高于警戒线0.4的国家,但橄榄球与金字塔的形状差异,决定两国的社会稳定性有本质区别。中产拥有的财富和受到的教育,使这个群体的心态较为平和,也就是更容易安于现状,幸福感极高,对社会的满意度也很高。所以,中产占人口多数的国家,社会很稳定。

   中国目前的社会也很稳定,但我国的中产还不算多,就算相信统计局的数字,也不过1亿多一点。所以,中国得到的稳定与美国的稳定本质上是不一样的。“稳定压倒一切”是什么意思?地方政府理解的“一切”自然包括法律。因此,他们常常以维护稳定为借口压制民怨、迫害百姓,为了所谓地方发展,还会剥夺百姓的财产权、生存权,要人性命的事也发生不少。按常态来讲,只有在政变和战乱时期,才可能看到法律被压倒,在中国却随时被压倒,宪法上的各种“自由权力”形同虚设。腐败对法治的破坏还盖着一张遮羞布,而我们看到的很多维稳行为是对法律的公然压倒。维稳思维是中国文明进步的最大障碍,而且是背道而驰的阻碍。如此强调维稳,把维稳放到这样的高度,只能说明中国社会潜藏着大不稳定。按北京大学和西南财经大学的调查,我国的基尼系数超过5,甚至达到了6,贫富差距如此悬殊的社会可能没有大问题吗?所以,美国的贫富差距对社会的影响不大,对中国来说问题却很大。我们的稳定是强压的结果,美国的稳定是社会更公平的结果,美国不怕百姓有枪,不会像我们一样剥夺宪法赋予民众的“自由”。而且美国再不稳定,他们的体制决定国家不存在“推翻”之忧,暴力之下也只是更换台子上的执政者。中国的体制却有这样的忧虑和危险,所以才需要维稳压倒一切。所以,改变体制就是改变危险。

   当然,随时保持高压也有可能得到长时间的稳定,但一定不会长久,就算有世界上最强悍的统治权和军警,也不能长久。因为我们和美国比较,还有一个发展的畸形的问题。这个畸形注定末路就在不远处。不同的税收制度最能说明中国有怎么的畸形。我国的税负痛苦程度仅次于法国,当然有经济学家说是第一。就算是第二,人家第一的法国,公民从生到死可以享受400多项福利,法国的高税收是为了支撑这样的福利,我们的沉重税负是为什么?是为了支撑严重的腐败和臃肿、低效的政府机构。官方厚着脸皮说高福利会拖累国家的发展,这话的意思好象说中国收这么多钱都用到发展上去了?不太明白的百姓以为,国家发展得很快的原因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税收起到了作用。如果我国很大一部分税收用于发展,世界90%以上的收费公路会建在中国吗?中国的高铁票价高于发达国家怎么会全部亏损?主要原因就是政府掏的钱太少,甚至没有出一分钱,全靠贷款建设,成本过高。当然还有腐败和管理的问题。不管高税收,还是低税收,多数国家收来的钱主要是用于社会福利和发展,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得很好的国家,我们也瞧不见到处有收费站,人家的社保水平也远高于我们。有专家说,中国人的真实税赋超过GDP的60%,排名全球第一。我认为,就算税赋没有达到60%,我们的财政收入也远高于公布数字。我想说的是,税赋占GDP的比例高于福利国家,我们却是一个几乎谈不上有福利的国家。

   对我国畸形的税收说得再仔细一点就是,中国的高税负是通过隐形税收压到众人肩上的。所谓隐形就是,重税加到了百姓消费的商品之中。商品的税都要计入商品的价格,我们消费商品时,已经支付了加入商品中的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而这样的间接税是中国税收的大头。别国主要的税收是个人所得税,这个税我国才占总税收的7%,美国达到50%以上。再对比一下物价,中国商品中所含的税比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高,是美国的4.17倍,日本的3.76倍,欧盟15国的2.33倍。比美国少几倍的收入,还要收这么多税,使物价更高,我们的税负如何不痛苦?但这样的痛苦是不知不觉的,所以才说是隐形的。只有食品价格高涨时,我们才会大感不快,因此我们每年都要受猪的气。如果这么高的税负以直接税压到百姓的头上,百姓早就造反了。历史书说“横征暴敛”引发百姓举杆而起,就是因为收的税是直接摊到个人的人头税。如今中国的税负绝对超过任何一个横征暴敛的历史时期,只不过在温水中的青蛙今天终于感到不舒服了。

   不想引起民愤,或者说想更公平文明一些,就得学着人家收个人所得税,而且富人是主要纳税的对象。目前中国搞的减税降费,结构性降费,是治标之策,而且整个经济的税负不会减少,甚至会反而增加——每次改革都是这样,去年还加了化肥的税,这不是给农民增加负担吗?以富人税为主的国家,穷人消费不多,开支的主要是食品,所以几乎看不出他们在纳税。像德国的面包有政府补贴,因而面包的价格低于没有补贴之前的成本。中国的穷人却成了纳税主体,而企业所得税不也是打入价格之中的吗?所以,企业老板的税负是转嫁给消费者的,否则,权贵能得到这么多利益吗?中国贫富差距怎么会越来越大?人家的税是劫富济贫,我们的税是“劫贫给富”。个人之间相比,富人自然比我们有更多的消费,纳税也多,但群体之间相比,富人数量太少,他们从隐形税中纳的税,几乎可以忽略。比如一年上万亿的烟草消费税,所有富人再多增加10张嘴抽烟,也远远无法跟其他烟民消费的总量相比。电信、石油、银行、保险、医疗、公路、土地、铁路、民航、供电、供气、制盐等等,这些垄断和半断国企,从百姓头上搜刮的钱财一定超过15万亿的财政收入。

   从国企的角度也能说明另一个方面的税制畸形。我国明知大量国企已经成了僵尸企业,还要给它们补贴,让它们靠银行贷款活着。去年我国90%的上市企业得到了政府补贴。两桶油卖这么高的油价,仍然是成了A股的“吃补王”。这样的国有吃补企业破坏了市场竞争的公平,绑架了中国经济和政治。如今国企陷入进退无路的困境,国家不想放弃国有这一可以随意榨取百姓的工具,可是这些国企的僵尸特性越来越明显,仅国企形成的债务就超过危险值,也就是相当于80%以上的GDP。只能靠国家照顾存活,国家也不可能放手让国企倒闭,形成影响稳定的下岗潮。如果国企也进入正常的市场竞争环境之中,僵尸企业会被逐一淘汰,不会形成大规模的下岗潮。而如今经济不景气,个个表现出无法活下去、只能倒闭的样子,国家能不给补贴吗?而且这些僵尸国企的老总照样是国家的英雄,他们可以心安理得地跟国家要补贴,因为国企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除了自身的管理和腐败问题,就是无论什么困境政府向它们收的钱一分也不会减少。政府会对国企说:先收上来再给你们补贴。无疑是我国的体制把它们逼成这个样子的。为什么“提不了速,降不了费”?为什么石油价格不能跟国际同轨,还准备下个月提价,就是政府花的钱很大的一块必须依赖这些可以通过发改委随时提价的国企。我国国企经营的价格哪个不高于世界同行,政府如果少向它们收一些利税,每个垄断国企的职工都会富得冒油。百姓不得不用更多的钱给这些垄断和半垄断国企买单,其它领域的消费自然会下降。一个快要进入高收水平的国家,猪肉涨价就能让百姓怨声载道,不就是这些原因造成的吗?像我国一样接近高收入水平的国家,食品开支占收入的比重不大,猪肉多涨价一点,百姓也不会有感觉!

   马云说打死地主农民不一定会富。地主不需要打死,但也不能像我国一样让权贵得到如此多的利益,使贫富差距如此扩大下去。中国不改变如今的税制,就无法依靠本国的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只能像现在一样严重依赖出口。这对一个有如此经济总量的人口大国来说,太畸形了。出口有问题了,经济便下滑得似乎见不到底,而且也只能通过房地产和基建投资来制造出需要的发展速度。可是楼房不能无休止地大量建盖下去,泡沫太大是会死人的;修建公路总有到头的一天,在发达地区建好的路三四十年都收不回贷款,如今为了投资拉动,把收费路建设到贫困地区,这样的投资不是在制造债务危机吗?这种政府没有多少财力的投资越大,货币超发对百姓掠夺得越厉害,消费力更是下降了。这样的税制,这样的发展,不是杀鸡取卵吗?能不出问题吗?

   消费是良性发展的唯一动力,中国的百姓在这样的制度下被如此榨取,百姓的消费不可能形成足够的动力。无论多小多大的国家,如果百姓的消费是强劲的,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一定会给百姓过上不错的日子,这相当于自给自足的形态。要是有一些出口,就会过上更好的日子,甚至过上富裕国家的生活。世界上所有富国都是这样的情况。而且,我要强调的是,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外部的经济环境很差,这些国家也会通过自己百姓的消费力,最大程度地抵制住经济的萎缩。日本经济萧条20多年,但日本的经济总量并没有萎缩多少。而我们这样的国家,现在的GDP虽然是世界老二,但很有可能回到老三、老四的位置。就像一个经济学家说的一样: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用房地产制造财富。而我说,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政府财力没有投入多少,也要通过建设高速公路、高铁等基础设施,保持高增长。房地产和基建的投资,最终都要体现在消费拉动上,但这两个领域的投资都是一时的,带来的速度很快,去的也很快。中国人不可能天天大规模买房,以此保持较高的消费水平;而基础设施不是普通商品,不可能一时被消费掉,不会快速收回投资。如果需要再投入新的领域,建设新的公路,只能重新印钞,这样做经济负债就会越来越沉重。所以,房子没人买了,路建完了,消费也就没有了,产能过剩问题就出现了,因此撑大的GDP也会随之消失。通过提高人的消费力支撑的发展是持久的,人们有能力消费商品,商品被消耗了,企业通过卖出商品的收入再去生产,商品生产出来了又被消费,良性发展就这样形成了。

   无论什么样的建设投资,最终的目的是刺激出消费,以此拉动经济。但是,实施我国这样的税制和发展方式的时间越长,投资刺激就会越来越无效。中国去年投资不少于任何年份,今年第一季度新增贷款4.6万亿,温总理曾经的4万亿算得了什么。但第一季度的经济环比只增了1.1%,也就是比前一个季度只增长了1.1%。这是中国统计这个数字以来最低的增速。一个季度不如一个季度,这样的环比是不是更能说中国的经济问题?刺激失效的根源就是,这样的发展方式和税制,很难增加百姓的消费力,甚至在削弱百姓的消费力,中国如何能有正常的良性发展?中国的发展气数就是这样被耗尽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