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政党的转型要敢于跟前人的荣辱决裂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4月20日 22时49分  阅读:884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别了还来

   我几天前看了一篇说中国政党应该转型的文章。“转型”这两个字是当下的热词,而且说的不是其它转型,是政党的转型,所以,这文章很吸引我。可惜作者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如何转型的问题,但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们要想进行经济、体制、政治各方面的转型,政党应该首先转型。掌控这一切的人都不能转型,如何谈其它方面的转型?

   转型的第一要求是,跟前面的人犯下的错误决裂。现在的执政者没有全全完完地否定前人的错,前辈的光荣却被唱颂得如太阳的光辉。文革的错误也不能抹杀毛的功绩——这样的论调还是官方的主流。尽情释放人性之恶的文革至今都没有彻底清算,而且可以有所原谅,那么大老虎们为人民服务一辈子,很多人为当地做出了大贡献,这些大贪官是不是也可以原谅?我们的国家还有许多不允许公开议论的禁区,还有很多充满谎言和丑恶的历史真相被掩盖着,这样的国家如何不让百姓担心罪恶的历史还会重演?发生在印尼的几次排华事件时间不算久远,外媒让我们看到了各种血腥的镜头,印尼政府一天不正视此事,这个国家的华人永远不会有安全感。一个过去犯过错的人,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甚至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有过错,这个人今天不见犯错,但你能相信他明天不再作恶吗?而知道真相的管理者不去揭露、鞭策、制裁,反而为其隐瞒、掩盖,这不是罪恶的同党吗?

   前人有许多被美化的虚伪,有过大错误。后来者不需要为前人的罪过自责,因为犯错的不是你。但前人已经作古,我们无法看到他们的忏悔,所以需要有人替他们表示道歉,就像安倍要为军国主义的暴行道歉一样,但安倍的道歉并不是自责,而是以道歉的方式告诉自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也等于为受害者申张正义,以此赢得国人对自己执政地位的信任。这样的道歉非常有必要,意义也很重大。可是,对自己的国民犯下的错误都没有人出来道歉,要安倍为过去的日本人犯下的恶行道歉,是不是有一点悲哀?有人说既然可以给死亡30万的南京大屠杀建纪念馆,更应该给文革、三年大饥荒搞纪念馆。自己人迫害自己人的罪恶,应该比别人带来的伤害更不能原谅。前人丑恶的样子跟后人的形象没有必然的联系,后来者没有必要为他们掩盖什么。敢于揭露前任丑陋的人,说明自己没有相同的丑陋,也等于给众人批评自己的胆量。党派之争的很多精力用到了相互揭短上,这样的揭短同时起到了鼓励民众监督自己的作用。习总在19日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说:“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如果我们真能“自由妄议”,这比反腐还能让我感动,我国严重的腐败不就是缺乏监督的原因吗?

   对待前人的过错如此,他们的荣耀跟后人也没有半点关系。没有前辈们的牺牲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这句话是在告诉国人,前人的伟大是不能否认的,我们继承了他们留下的事业,同样不能否定。共和党的林肯、民主党的罗斯福和华盛顿,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位总统。但美国百姓不会因为有这三个人曾经执政时的丰功伟绩,而永远看好共和党或者民主党,说某个政党是永远光荣正确的党。所以,前人的伟大不能成为后人的骄傲,也不能给后人的执政地位增加任何资本。前人做出的牺牲,前人的功绩,不能拿来证明自己执政的合法性,所谓“历史的选择”是当时百姓的选择,当时的百姓选择的是那个时候的执政者。后来者的执政地位,需要自己去争取,需要现在的百姓认可,跟前人的丰功伟绩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如今的政党其实已经成了政治游戏中的工具,印度大选时,会形成800多个党派,竞争结束了,这些党派就散伙了。一个工具怎么就成了永远伟大的了?

   但可悲的是,现在的执政者可笑地把前人的荣辱,与自己的荣辱唇齿相依地联系起来。所以,他们才会继续用谎言掩盖前人的过错和丑恶,有人对所谓真相提出置疑和批评,他们便视其在威胁自己的执政地位,借口是:影响稳定。他们把前辈的“辱”当成自己的丑,自然也像前辈一样把自己捧到高高的位置。比如,高干们想当然地享受了前辈那样的特殊待遇,这样的特殊待遇是对打江山时抛头颅洒热血的奖励,是让这些前辈们离退休后也能享受到的最高礼遇。今天的高干脸皮真厚,似乎他们人人都为14亿人做出了与前辈同样伟大的牺牲。如今还出现了世袭革命成果的红二代、红三代,还有他们的女婿。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中国的官更荣耀的?

   事物都在发展变化,执政者不管用怎样的手段影响国人的改变,过去的百姓和现在的国民,都有了很大的不同。被管理的民众都改变了,执政者不想有所改变行吗?虽然党的名称都一样,但现在的党和过去的党能一样吗?“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提起。目标都改变了,执政党哪有不变的道理?所以,政党的转型意味着跟过去划出明显的界限,特别是要与过去的错误决裂。记住,前人是前人,后人是后人,改变在于你敢不敢跟前人的荣辱决裂。中国不需要瞬间解体、倒台、政变这样的危险激变,但需要实质性的改变,不要开历史的倒车。连身边如此贫弱的缅甸都民主了,你还坚持用前人骗人的信仰、理论、思想束缚自己干什么,一些名存实亡的主义应该旗帜鲜明地丢掉,别人的国家没有“三个有利于”、“三个代表”的口号,百姓不是也得到很多利益了吗?不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领袖再高尚,领袖自以为能为百姓谋福利的决策,最终得到太多好处的也是权贵,你领导的政党只能是喊好听口号的一群人。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