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人大代表到底是听人民的还是听党的?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3月05日 23时41分  阅读:8726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yangty823

   看到这个标题,一定有人跳出来说这是个伪命题,指责我别有用心:党一贯强调“除了人民的根本利益,没有自己的任何私利。”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听党的就是听人民的,听人民的就是听党的。

   既然听党的就是听人民的,听人民的就是听党的,那么让我来分析分析:如果人大代表先听人民的,再通过人大会议的法定程序,让人民的主张上升为法律,让党听人民的。或者,人大代表先听党的,再通过人大会议的法定程序,让党的主张上升为法律,让人民听党的。无论是党听人民的,还是人民听党的,都强调了结果的一致性,虽说是殊途同归,可本质上却有着天壤之别!

   一年一度的两会到了,在每个关键时刻都听党的话、紧跟党走的申大娘又来当代表了,“申纪兰语录”估计又得更新了。

   “申纪兰语录”是由网友整理而成,记载着人民代表申大娘过往几十年在两会期间的一些“雷人之语”:例如“‘忠诚’二字可形容我一生”、“我们要感谢党,跟党走”、“党做的事都是对的”。无怪搞大跃进她赞成,搞人民公社她赞成,发动文革她赞成,斗刘少奇她赞成,斗邓小平她赞成,否定文革她赞成,平反刘少奇她赞成,平反邓小平她赞成……

   申大娘今年85岁高龄了,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生从未主动作恶,确实不该批评她,可她是名人大代表,而且是连任12届的人大代表,套用克林顿描述卡斯特罗的话语:“我上幼儿园时,他是总统;我上小学时,他是总统; 我上中学时,他是总统;我上大学时,他是总统;我工作后,他还是总统;我结婚后,他还是总统;我当总统了,他仍然还是总统;我任期满了,他居然还是总 统!”克林顿的摸述同样适用于申纪兰……,她的“我从来不投反对票”实在有违代表的职责,她的不称职就意味着67万被代表者期望的落空。

   不过申大娘一贯听党的从不投反对票,从客观上讲也有让人理解之处,因为两会机制有多个环节限制代表的“反对”:私下打招呼、在投票环节上设置障碍,甚至切断音响系统。

   曾经的人大代表黄顺兴就遭遇这般待遇。在1992年3月全国七届人大第五次会议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的时候,黄顺兴要求发言,事前向大会秘书处登了 记,并准备好了发言材料。然而表决开始时,黄登记了的发言还没有被安排,于是在座位上举手要求即席发言,但主席不予理睬。黄还是站了起来,下定决心发表自 己的意见。此时,整个会议大厅的音响系统一刹那间统统切断,就只剩下主席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在工作。黄愤而退席抗议,第二年即辞去全国人大常委职务。

   这样对待黄顺兴,是因为他有“反对”的前科。1988年3月的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投票选举教科文卫委员会成员时,黄顺兴就曾上演过令许多人惊愕的一幕:他走到话筒前大声说:“我反对!”。他也因此成为“第一个投反对票的全国人大代表”。

   作为连任12届、届届不落的全国人大代表,申大娘当然也是两宗事件的现场目击者之一,她和其他代表都看到了黄顺兴的“下场”。黄的遭遇给其他代表们一个明确的讯号:如果你要反对,请先做好退场的准备。

   人民代表大会在法律上虽说是全国最高权力机关,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人民代表大会是在党的领导下听党话替党代会背书的。因此,我们看到每年的两会上,代表们所递交的提案大多是不痛不痒的甚至雷人的话题。何时人大代表们才能提出真正符合民意、来自人民的议案,让党听人民的?这样的人代会才有意义,否则还不如开个网络电视会议算了,这样即不会劳民伤财,也不会爆出些高级黑徒留笑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