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于迎丽的教训,体制内通用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2月25日 22时37分  阅读:8576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王思想

   一个叫于迎丽的女人最近火爆互联网。几乎所有的网民都在用最狠的语言咒骂她。
属于咎由自取。于迎丽在接受某电视台访问时说了如下的意思:如果美国打朝鲜,我们就可以打台湾。这番话的逻辑相当于是:有人打了我隔壁老王,我很生气,怎么办?我跑去把自家兄弟给打一顿,这就算解气了。

   网民的反应并不意外。这是由两个观点决定的。一,对朝鲜。从这些年的言论看来,在绝大多数网民眼里,朝鲜就是无赖的代名词。在美军集结于韩国,大有斩首金正恩之势的时候,中国的网民是叫好的,是期盼的。二,对台湾。大陆网民对台湾的感觉越来越好,对先是对蒋经国的追捧,对民国的怀念,然后是对国民党、民进党态度的明显变化。在这种时刻,蔡英文尚且受到欢迎,更何况有人说要与台湾发生战争。

   这是民意。任何叫嚣“报朝鲜,打台湾”的言论,都会惹恼网友。聪明的政客会看懂这个形势。

   于迎丽或许不怎么上网,或许她习惯了自己的语言表达。电视台为了显示自己的访问比较权威,把于迎丽称为上海某研究所的研究员。而据网友揭露,于迎丽因为生育二胎(当时还不被允许),已经被迫离职快一年,她现在就是个家庭妇女。我们并不歧视家庭妇女,但在朝鲜是否会爆发战争这样一个严肃话题上,电视台访问一个家庭妇女,实为不妥。

   在电视衰败的当下,电视台和于迎丽或许都没有把这次访谈太当回事,因此,于迎丽也就按照旧有的知识、陈腐的世界观去瞎说几句了。

   而在互联网发展到移动互联的今天,没有人知道热点是什么。2月14日,两只鹅依依惜别的照片出现在网上,迅速红遍网络,好事者给两只鹅规划了若干“大团圆”结局。于迎丽就如同这两只鹅,她随便瞎说几句,确实没有记个人能看到。但是,她的言论一单被某个或某几个网友注意到,并且给发到网上去,那么,其影响力可就与电视的衰败无关了。

   于迎丽这些天一定很郁闷。被万众唾骂的滋味不好受。估计她不是司马南,没有司马南的心态。对于司马南来说,只要能吸引关注,挨骂也行,总比没人关注好。

   于迎丽被互联网狠狠地打了一棍子。她不是这种待遇的第一人,在她之前,已经有很多先烈了:

   河南官员逯军,一句“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百姓说话”,顿时走红。

   四川官员谭某,因为在汶川地震期间喜笑颜开,被网友斥为谭笑笑。

   河北某位少爷,一句“我爸是李刚”,出卖了父子两代人。

   互联网时代的传播,有人说其特点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说法基本没有什么价值。虽说互联网上负面的东西确实容易传播,但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是社会舆论自古以来的传播规律,并非互联网独有。不出门、传千里这句话的历史悠久,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互联网传播的特点到底是什么?其最大的特点是不确定性。你轰轰烈烈搞了“五个一工程”,可是网民不搭理;你无意间的一个举动、一句话,加入被互联网传播开来,则可以传播到令人吃惊的程度。

   有一些热点是被操纵被炒作的,比如最近的上海女孩去江西乡下过年事件。但是,大多数热点,确实是自发形成的。是在涌动的水流中吸引了最多水花、最终汇集成波浪的。

   于迎丽,以及以前的逯军、谭笑笑们,这些糊里糊涂成为互联网靶子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体制内的。

   体制内的人,习惯了说套话、官话、空话、假话,过去,他们还常常教育别人要适应形势。然而,在这个互联网成为舆论绝对主渠道的时代,体制内的人严重落伍了。

   他们若想不出丑、少出丑,只能是尽快了解、适应互联网舆论。在了解之前,他们如果不想成为靶子,最好的办法是闭嘴。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