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黄牛党,专家与谎言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1月31日 21时53分  阅读:820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明月

   最近一段视频引起热议,视频里一个年轻的女孩在一所医院的大厅里,面对镜头,怒斥黄牛党票贩子霸占挂号资源,以至于一张专家诊号被他们卖到了4500元,愤怒之际,女孩惊叹:天啊,你们要4500元。

   视频看过之后,第一感觉不是愤怒,而是叹息:医疗资源的短缺或者叫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公,造成了这种看病挂号一号难求的窘境,也催生了一批以此为业的人。

   视频出来后不久,涉事的该家医院,立马有了官方的说辞,大意就是医院很无辜,它们没有人员介入这种黄牛倒号的事情里,换言之,这事儿和它们无关。

   然而就在昨天,又爆出消息,公安部派出的追查小组,却在该医院连续抓了几个倒腾挂号的黄牛。

   这种抽嘴巴子的事情,真不鲜见。故,不说也罢。活在一个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时代,什么都不奇怪。

   但是,最近几天连续看到了一些有关此事的说辞,有来自据说是黄牛党这边的,大意就是社会要感谢他们,因为他们的存在体现了社会的价值,他们也体现了商品经济时代的一些特色云云。

   不想和黄牛党们去辩解是非,一个扰乱了正常的经济秩序,逼着无辜者大掏腰包的行为,居然描绘的如此冠冕堂皇,也真够不容易了,难道果然存在就是合理了?

   但是,引起注意的是,一个叫王福重的所谓教授,经济学者日前却撰文声称:

   号贩子,贱买贵卖,没有强迫,做的都是正当的生意,是天底下赚钱的通则,可以说大家都是某种类型的号贩子。号贩子的价格才是真正的价格,而挂牌价格是鼓励患者占医生的便宜,蜂拥而上,因此看病难,唯一的办法是提高价格,到号贩子卖的水平,让医生有尊严,有积极性,看病难也就解决了。

   对这样一段信口雌黄的话,如果是出自一个无知之人的口中也就罢了,居然是一个专家学者的如此表述,就太值得商榷了。

   在这位王福重先生看来,涨价高价是唯一解决看病难的途径,而无他法。王福重的这段话里,先是挑战了现有的医院的价格体系,于是,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按照王福重的逻辑,一张专家诊号300元就该要炒到4500然后黄牛党们就罢手了,然后看病难就解决了。

   有的时候并非杞人忧天,却不能不悲悯的看到,这个国家的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们何其混账混蛋。挂一个号,要几千块,王福重们认为这才是医疗公平,这才是解决看病难的正道。请问这个王专家,这样的号几人能挂的起?退一万步说,真的如同王专家所言,到了挂号费天价的时候,你如何就会确定黄牛党们就此罢手?

   毫无疑问,王福重这段话里,还有深意,那就是能看起你就看,看不起你去死。市场经济,谁和你讲情面?

   看病难,医患矛盾,会不会随着王专家们的高见而立马迎刃而解,这几乎不用去想。所以,王福重这样的“语出惊人”,无非是习惯于博人眼球罢了,也是其人,不久前在一档电视节目里说“北京穷是因为倒霉生活在一群穷人之间”,为此引起一片轩然大波,河北人民愤怒至极。想一想也能理解,嘴巴在他身上,说什么是他的权利,不能不粗鲁的说一句,有一些专家学者们是不会也不能说人话的,因为在他们的脑子里,就不是人的思维。

   涉事医院的官方表达,被抓了的票贩子们打脸了,有一些官方的越描越黑,欲盖弥彰确实是笑料百出的。

   而王福重们的大放厥词,并不能根治看病难,医患矛盾的诸多现实。如何解决和分配好医疗资源,依旧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而人们对专家们的依赖和过度的迷信,从某种层面上说,也是造成一号难求的客观事实。

   既然倡导公平,那么就该站在公平的角度上,尽最大可能解决问题。黄牛党们的趁虚而入,有没有内外勾结的问题?这些大概是回避不了的。

   但是,对王福重这一类的专家学者们,出来为黄牛党们站台叫好,必须说:

   不!

   这社会可以兼容并蓄,但是不能颠倒基本的黑白。

   就这样。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