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老毕提醒大家:不能请人渣吃饭!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5年04月09日 15时57分  阅读:7654 次  评论:1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薛之白

 

4月6日,中国的互联网上开始流传一段视频,在视频中,央视名嘴毕福剑在饭局上表演了文革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我们是工农子弟兵”选段,他边唱边评,嘲讽调侃毛泽东。在唱到“共产党毛主席”时说,“哎,可别提那个老XX了可把我们害苦了”。

 

这段视频在网上掀起了巨浪,“毕福剑”也迅速取代前段时间的“区伯”,成为微博上的热搜词汇。围绕着对毛泽东的评价,左右两派展开了激烈的交锋;针对将私人聚餐中的调侃之言上传网络的“揭发告密”行为,舆论亦多有评议;《环球时报》、中国青年网等各大官媒纷纷发声,立场却不尽相同;就连毕福剑供职的中央电视台,在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上,也流露出些许矛盾和为难的心态。

 

毛泽东再成导火索 左右激烈交锋

 

有关毕福剑的视频一挂上网,便引来了左派的猛烈炮火。新浪微博认证为东博书院秘书长的张清将毕福剑定义为“吃饭砸锅分子”,称“所有热爱毛主席、热爱解放军的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央视将毕福剑开除!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社科院旗下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思想火炬”,则贴出网民“海风微评”的一段话称,毕福剑通过私人聚会和调侃的方式试探底线,目的是“推墙”,并认为“必须严惩毕福剑,否则其恶劣示范效应后患无穷!”

 

如果说上述言论更多是个体左派网民的“义愤之辞”的话,那官媒中国青年网的一篇评论文章在自由派知识分子眼中则有“递刀”之嫌了。这一共青团中央主办的网站,发表了题为《毕福剑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的评论,文章语气强烈地指出:“毛泽东是一个时代的伟人,是共和国的缔造者。没有毛泽东没有共产党,毕福剑还能像现在吃香喝辣交杯问盏、提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打着百姓舞台的旗号、装傻卖乖在全国人民面前充‘姥爷’?”

 

然而,上述言论立即引来了自由派知识分子和一些中间派人士的不满和反击。有人指出,毛泽东又不是神,难道一点都批评不得、一句都骂不得?何况对于其历史评价,就连邓小平都说“三分过七分功”呢。

对于中国青年网的“毕福剑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的说法,很多网民更是不以为然,表示“不用向我道歉了”。微博@赵楚读书 的评论颇有代表性:“毕难得有点人味的几句话,道什么歉。他该为平时工作中那些虚假主旋律道歉。” 重庆律师雷登峰更是向极左下战书:“毕福剑在网上调侃了一句,说毛把中国人害惨了,许多毛左就抓住不放,要揪他出来道歉并枪毙。毛搞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不应该对亿万中国人道歉吗?” 除了言论反击之外,还有人挖出了中青网网评员的身份:“这个叫肖玉的作者,前几篇大作分别是《多为徐岚点赞,不替沈岿背书》、《当个好网民也是学雷锋》、《前苏联败在意识形态之争》。专业五毛。”

 

对于左右两派围绕毕福剑事件的激烈交锋,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认为,毛泽东是引发争议的主要原因之一。周孝正指出,毛泽东不是一般领导人,“他长期在一些中国人眼中是神”,甚至时至今日还有人认为,“毛泽东还没有走下神坛,或者认为他应该再走上神坛”。

 

三个故事与告密政治

 

毛泽东的功过是非,本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既一言难尽,更不是经过毕福剑事件能辩出个结果的。许多人对这次事件的思考,从一开始的意识形态争论,逐渐转向了对告密风气的担忧。

 

从视频可以看出,当天是个私人聚会,毕福剑表演完毕,还隐约说了一句“别放到网上”,可见当事人并不愿视频公开。很多人对此评论认为,毕福剑虽然是官方喉舌央视的主持人,是个公众人物,但他调侃毛泽东的那段样板戏,既不是在央视节目现场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是其本人主动要放上网宣示的。相反,是私人聚会中的同桌之人在未征得其许可、甚至在他提醒过不要上网的情况下,仍然偷偷录下并传到网络,故意激起矛盾乃至以此邀功。这种行为,与政治恐怖时期的揭发告密有何区别?

Pages

熟悉历史的人很快便联想到了一些故事。

 

微博 @吴钩 举了一个武则天时期的例子:武则天当政时,有阵子禁止屠宰牲口。有个叫张德的右拾遗,因为喜得贵子,便违禁宰了头羊,宴请朋友同事。同事中有个叫杜肃的,吃了一顿之后就跑去向武则天告密。第二天朝会,女皇将杜肃的告密信交给张德,然后告诉他:卿今后请客,还是小心一点,那种前头吃了好酒菜一转身就去告密的小人,就不要请了。

 

微博 @煮酒君谈史 则想起了明朝的魏忠贤:《明史·魏忠贤传》记载“有四人夜饮密室,一人酒酣,漫骂忠贤,其三人噤不敢出声。骂未迄,番人摄四人至忠贤所,即碎骂者,而劳三人金。三人者魂散不敢动。”

 

在一篇广为传播的微信文章《毕姥爷的饭局是个什么局?》中,作者“不瘦兄”则把视角延伸到国外,举了前东德恐怖统治时期的例子。他回忆起电影《窃听风暴》中的一段:前东德国家安全局餐厅,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在绘声绘色地讲东德总书记昂纳克的政治笑话,讲到一半发现大家都沉默不语,年轻人这才注意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位安全局的上校军官。上校严肃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现场气氛瞬间凝固。

 

以上三者或许还不是告密政治的极致,纳粹时期的德国、斯大林时期的苏联、文革时期的中国,这后三者或许犹有过之。很多知识分子对毕福剑事件的态度,并非为了声援老毕本人,而是对历史重现的深深忧虑。毕竟,像毕福剑这个年龄的中国人,有几个没在酒桌饭局上听过、讲过“政治笑话”?有几个没在亲友之间谈论过“政治秘闻”?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都是戏谑调侃之言,谁也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让这些话变为动摇和影响现实政治的因子。

 

然而,倘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让告密揭发之风再次肆虐,则一个人人自危、步步惊心的时代恐不远矣。到那时,儿子揭发老子、学生检举老师、夫妻反目、朋友成仇,整个社会中的人即便是在私下场合也如履薄冰、噤若寒蝉,那么文革重现并非危言耸听。

 

作家六六的评论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饭局上录别人视频用来揭发告密的人,比任何视频中的人都更无耻和下流,因为以后谁都不敢相信身边人是朋友还是敌人。现在已经到了不能有任何调侃和讲真话的时代了吗?”

 

就连一向政治无比正确的两大官媒《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也流露出对告密之风的忧虑。《环球时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批评将短片发布上网的人,认为其做法不应该受到鼓励。《人民日报》则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不告密不揭发是道德底线,告密成风的社会是人人自危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失去基本信任,甚至毁掉社会道德基础。”这篇文章谈的虽然是大学里的风气问题,但现今读来,不得不让人有所联想。

 

毕福剑事件 “照妖镜”还是“水晶球”?

 

这次毕福剑事件,最热闹的是微博,最矛盾的则是他的东家中央电视台。

 

毕福剑的“视频风波”给刚刚上任的央视新台长聂辰席出了道难题。有报道称,央视第一时间发声明强调,毕福剑在私人场合的言论与央视无关,毕有言论自由,后果也自负。但事情越闹越大之后,央视态度似起变化。有媒体报道称,央视高层决定暂停四天毕福剑在央视主持的所有节目。央视通过官方微博表明,毕福剑作为央视主持人,在此次网络视频中的言论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我们认真调查并依据有关规定做出严肃处理”。

 

央视的微妙态度和处理方式,让网上争论的两方都不满意。自由派认为毕福剑太冤,因为私下场合的几句玩笑话就被停播节目,这种处理结果会开个不好的先例;一些左派则认为,停播四天节目不痛不痒,像毕福剑这样的人应该革职,就算抓起来都不为过。

 

毕福剑事件,既是一面折射现实的“照妖镜”,也是一个预示未来的“水晶球”。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和毕福剑的今后命运尚不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中国社会和舆论来说,它会使意见分歧者更加分歧,会使心怀恐惧者更加恐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围绕着毕福剑或毛泽东的那些喧嚣,都不是最重要的。历史,现实,未来,才更应该引人深思。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