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打击电信诈骗,岂能一会从轻一会从严!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28日 22时11分  阅读:741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秀才江湖

    9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通告》责令电信诈骗人员限期主动自首:从即日起到10月31日,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人员,如果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罪行,将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此规定期限内不投案自首的,将依法从严惩处。

    电信诈骗的确罪大恶极、害人不浅、天人共怒,很多人被骗得身无分文、倾家荡产,甚至万念俱灰、绝望自杀。有正义感的人都会恨之入骨,我也不例外,对电信诈骗犯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寝其骨,把他们千刀万剐。可是对六部委的通知,我却不以为然,这完全是人治社会的表现。法律就是法律,法律本来规定怎么处理就应该怎么处理,岂能一下子对他们从轻处理,一下子又从严惩处!我不赞成对电信诈骗分子从轻减轻罪行,也不赞成对他们从严惩处,请依法行事,不要凭着一时的喜怒。

    这种“运动式”的执法在本朝由来已久,屡见不鲜:1983年,中央政治局做出了《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严打斗争”开始了,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在当时"偷一元钱判死刑"。"耍流氓"有的被判死刑的,有的被判几十年监禁的,还有的被"发配"到边远地区关起来劳改的。在1983年"严打"期间,一个王姓女子因与10多名男子发生性关系而以流氓罪被判处死刑。在83年的严打活动中,一位男青年为其女友拍了一些穿着较为暴露的照片,仅仅因为这个,男青年被判处死刑,女青年被判了有期徒刑。在西安,一名叫马燕秦的中年妇女因组织地下舞会,被污蔑为"乱搞两性关系",判处死刑。1984年,20岁的北京人牛玉强因抢帽子、砸玻璃、打架被法院以流氓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983年严打之后,严打在1996年到2010年又进行了三次,所谓严打,我觉得纯粹是对法律的践踏。现在有关部门动辄开展一次轰轰烈烈的对某某违法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如扫黄、专项整治网络安全,从严从重从快,可是专项打击行动结束之后又松松垮垮、归于平静,紧一阵松一阵,如同儿戏。对某个案件、某个人,领导一旦高度重视、下达指示,领导发话了,就会严肃处理,量刑标准就会最高规格。这不是“依法治国”,这是“依领导的看法治国”。真正的“依法治国”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丁是丁卯是卯,不掺杂任何别的因素,不考虑领导的喜怒,对违法犯罪分子该怎么判决就怎么判决,对违法犯罪分子的打击不是靠“运动式打击”,而是一以贯之、常年如此,不时紧时松,违法必究、执法必严、有法必依。

    汉文帝有一次过桥,一个路人恰好从桥下走过,惊动了汉文帝的马,汉文帝派人抓住他,交给廷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张释之处理。张释之说:“这个人不遵守清道戒严的法律,依法应该罚款!”汉文帝不服气:“他惊动我的马,辛亏我的马温顺,换了其他马,我就被摔下来受伤了。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怎么可以只是罚款而已呢!”张释之据理力争:“法律是天下人应该共同遵守的公器,按照大汉的法律,对他依法行事就应该罚款,如果因为皇帝的盛怒,就对他加重惩罚,法律就不能取信于民了!”汉文帝说:“你说得对!”有一次,有个人偷走了汉高祖神庙里的玉环,被抓到后,汉文帝勃然大怒,交给张释之处理。张释之按照“偷盗宗庙物品罪”判处他“弃市”(在大街上斩首示众)。汉文帝觉得不解恨,说:“这个人大逆不道,竟敢偷先帝神庙里的物品,我想把他满门抄斩,而你却只判他斩首示众,你这不是让我愧对列祖列宗在天之灵吗!”张释之说:“按照法律,判处他斩首示众已经足够了!如果今天有人因为偷了高祖神庙的玉环被满门抄斩,万一有一天,有人在高祖的陵墓挖了一捧土,陛下又将怎么给予更重的惩罚?”汉文帝又听从了张释之的意见。

    现在我朝的司法现状,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可大可小,可松可紧,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可以小事化大、没事化有,可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也可以欲减之罪何患无辞。大案讲政治,中案讲稳定,小案讲人情,纯粹讲法律的案子微乎其微。领导的态度、官府的形象、徇私枉法、利益冲突、人情世故,都会成为判决轻重的重要因素。我抗议人治,呼吁法治!请肉食者严格遵守法律这个“天下之公器”,不要变化无常,失信于民!对电信敲诈,对贪官污吏,对各种违法犯罪分子,该判刑就判刑,该枪毙就枪毙,既不从轻减轻,也不加大力度,依法行事可也!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