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举国体制实质上是低效的
分类:精选旧文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21日 08时42分  阅读:822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梁发芾

  举国体制,就是以整个国家的财政作后盾,有国家出力出钱出人办某种事情的体制。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国家就是再弱小,如果以举国之力办某件事,那实力总是一般私人所不能比拟的。何况像中国这样的财政收入极高的高价,财大气粗,真要“量中华之物力”,那力量一定是非常壮观的。所以,一旦举国体制被运用,总是有可以拿到桌面上的政绩的。

  但即使如此,政府办事的效率,仍然是低于民间百姓的效率的。这个其实是很好理解的。政府投入,必得先有政府收入,政府的收入,一般来说就是税收。税收对于效率来说,是有相当的扭曲的。财政学上把这叫做超额负担。因为征税,导致纳税人的经济利益损失大于因征税而增加的社会经济效益,这就是超额负担。所以,征税已经造成效率的一重损失。当税收被征收上来,经过复杂的过程,重新投入到某个项目上。但政府投入的效率,仍然低于私人投入的效率。在中国,官僚主义,行政命令,监管缺失,裙带关系,腐败浪费等等都会造成政府投入的成本更高,效率更差。所以,总的原则是,如果市场能够做的,私人能够做的,就不能由政府去大包大揽。

  只有那些市场不能提供的,所谓市场失灵的东西,才有必要由政府来做。哪些东西是市场不能提供,而必须由政府来做的呢?经济学认为,那些有很强的外部性,无法排除搭便车的人白占便宜,因而难以收回成本的事,就应该由政府去做。人们常常举出的例子是灯塔 。经济学家说,灯塔对很多人有用,但是如果某个人花钱修一座灯塔,他就收不回投资,因为你不能向每个受益者收取费用,也不能把不交费的人排除在外,不让他受益。所以,这种东西,叫做公共产品,必得由政府投资。灯塔是一个极端的例子。通过市场无法提供的东西,主要是维护治安,国防服务等等方面。一个好的治安环境人人受益,但是这种服务不能由市场提供;国防也不能由市场提供。不能由市场提供的,就只有由政府来做了。虽然低效,但总比干脆没有人做要好一些。政府做,就只有向所有人征税补偿成本,因为政府自己并不创造财富。

  那么,体育这种东西,市场能够做好吗?

  这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大众体育。市场总是要赢利的,为了赢利,一些受大众欢迎,但不赢利的项目一定没有人做;如果有人做,也可能亏本。所以,政府来做,就可以保证所有人都有机会享受其服务。大众体育,健身强体娱乐,是公众的一种社会福利。如果国家实在穷得过不去,没有钱,没有这种福利也没有什么。如果国家收了大量的税,那么,国家是应该向这个方向投入的。

  另一方面是竞技体育,精英体育。目前,世界上的竞技体育精英体育,都是市场做的, 不但做,而且做的很好。国外的足球,篮球,都是市场化的,政府不会给这样的项目投入金钱,但是因为有成熟的市场运行体制, 这些项目不但发展起来,而且效率很好,人才辈出,赏心悦目。中国足球每年要花去纳税人数千万元的金钱,却总是那么窝囊。这只能说明,政府投入竞技体育,不但不公正,而且无效率。其取得的一点点成绩,是高出市场化运作数倍的投入才达到的。

  中国目前对于体育的投资,完全与国际通行做法相悖,而且也与财政学、经济学的规律相悖。本该政府出手的,没有政府的影子,不该政府出手的,政府每年要拿出几十亿元。每年几十亿元,为的就是四年一次的奥运大赛的几十枚金牌。这样,四年一届加起来,为金牌的投入就是百亿元之多。但收获不过也就是数十枚而已。虽然举国体制带来了金牌大国的结果,但是,如果算算这种巨额的投入,每枚金牌的成本数以亿元计,国外私人投资参赛队员,每枚金牌的成本,有这么高吗?举国体制的低效也是十分明显的。

  温家宝总理在当年两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特别说到要建立公共财政制度。当时他做了强调,我印象很深刻。 公共财政是怎么回事呢?公共财政就是财政投入必须是为了社会的公共利益,公共需要。为了个别人的面子,个别组织的形象服务的财政,不是公共财政。历史上有皇家财政,这种财政仅仅服务于皇家的需要;中国现在搞的是国家财政,服务于所谓的国家需要,其实也就是统治国家的阶级和集团的需要。真正的公共财政,是应该服务于公共的需要的。如果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不是为了市场无法提供的公共利益,政府就不应该买单。公共财政必然是民主财政,其财政的收入和支出,都应该由公开透明的民主程序决定,而不是秘密财政,黑箱操作的财政,一个大员大笔一挥就决定了的财政。

  如果按照民主财政的理念,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如果国家要投入体育事业,则应该优先把钱花在大众体育,也就是社会的公共需要上,而不是竞技体育这样的满足一部分人的面子的需要上。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