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明明是轮奸首犯却降为强奸犯,原来是张教授理论在作祟
分类:说三道四  权限:公开  发表:2013年03月10日 22时18分  阅读:9842 次  评论:1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与其他4人轮奸一女子,李天一是第一个上去作案的,明明是这起轮奸犯罪的首犯,如今在舆论的压力下,有关警方和检方不得不将李天一逮捕,但是却是以强奸罪名逮捕的。在此之前,李犯天一的亲属、有关方面和有关专家以及李双江的某些文艺界同行,都在绞尽脑汁和变着花样,挖空心思地为李犯天一进行开脱和辩解,一会儿说李犯天一只有17岁,属于未成年人;一会称李犯天一是个好孩子和是个有激情的孩子,只是不懂事才做出这种事,其行为仅仅是一种过错,因此不必予以重罚;一会儿说案情十分复杂,需要了解细节,企图拖延时间,淡化舆情;一会儿称李犯天一人还年轻,名人后代也不容易,值得同情;一会儿说李犯天一是名人儿子,名人也有隐私,没有必要大加炒作,应该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对待他,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五花八门的奇谈怪论,其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千方百计地耍尽各种手段来为李犯天一开脱罪名,从而使这个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免受法律的惩罚。

 

在诸多的奇谈怪论中,有两位法律大专家、大教授的缪论最最刺人耳膜,一位是公安大学的李玫瑾,另一位是某法律大学的副校长张爱国。这位张爱国的“轮奸案中第一个与受害女子发生性关系的不构成轮奸”的论调,堪称空前绝后,在古今中外的法学史上,当属绝无仅有,真是开天辟地第一回。这位张副校长说,李天一在这起轮奸案中,他是第一个和受害女子发生性关系的,所以不能构成轮奸。我的天呀,这是什么主义的法学理论?社会主义的吗?不是!资本主义的吗?更不是!应该是张副校长的“张爱国主义”的吧?

 

实际上,不论哪一种性质的群体犯罪或团伙犯罪,犯在最前面的罪犯都应该是首犯,轮奸案中更是如此,因此李天一这次作案不仅是已经构成轮奸,而且应该是这起轮奸案中的首犯,

 

审判中他应该量刑最重才对,否则就是没有依法办案,就是蔑视法律,就是挑战法律的底线!如果张爱国的这种极其荒缪的“理论”也能够成立,那么我们据此推理,许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现象就会产生:例如盗窃团伙中第一个进行偷盗的就可以不构成盗窃;又如团伙杀人案中第一个捅刀子的就可以不构成杀人;再如集体贪污案中第一个主张贪污的就可以不构成贪污;再再如······总之,如果按照张大法律专家的理论,凡是团伙或集体犯罪的案件,第一个犯罪的都可以不构成这个团伙犯罪所犯的罪名,这是何等的荒唐!请问张副校长,你不是法律专家吗,那么你的法律是从哪里学来的?是从“天方夜谭法律大学”学来的吗?如果你平日都是这样去教学生的,或者如果你的学生也是这样跟着你学的,那么我们还讲什么法治社会呢?那不是颠倒黑白吗?呸,你这种法律专家,到底是吃什么来研究法律的呀?

 

深感遗憾的是有关警方和检方,居然采用了这个荒唐法律专家的理论,真的按照张副校长的“轮奸案中第一个与受害女子发生性关系的不构成轮奸”的说法,给李犯天一定了个强奸罪名予以逮捕,而不是以轮奸罪首犯的罪名予以逮捕,实践了张大教授的理论。不论是提出这种荒缪理论的还是实践这种荒缪理论的,他们之所以这样把轮奸降为强奸,用意十分清楚,那就是强奸罪比轮奸罪的量刑要轻得多。按照刑法,轮奸罪要判10年以上,而强奸罪则判310年。现在想要完全庇护李犯天一,因为舆论压力太大,看来困难太大,所以不抓不判是无法通过了,因此就两相权衡取其轻,把轮奸降格为强奸,然后按照最低量刑判他个3年,坐一年半牢就可以假借什么名义出来了。

 

虽然因为迫于舆论压力而无法让李犯天一免予刑罚,但是选择最轻的处罚来做到两全其美,一方面能够应付舆情,更重要的是可以给李双江面子,让他的宝贝儿子少受好多年牢狱之苦,你李双江也不好说什么了。

 

明明是轮奸罪却降格为强奸,原来是绝无仅有的“张爱国教授理论”从中作祟啊!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