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女记者艾婷婷“秀乳沟”是她的自由,不侵犯公共利益。
分类:说三道四  权限:公开  发表:2013年11月17日 16时30分  阅读:18299 次  评论:6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中央电视台女记者艾婷婷这几天走红网络,几张她“美胸抢镜”的照片广被分享转贴,显然没人注意她在采访谁,但讨论焦点都集中在她的胸部上。11月13日,艾婷婷对此事进行回应,表示那天的衣服并非低胸,而是因为当时抢采访,内搭不小心掉下来,自己根本不知道。

 

尽管老罗如今的名声并不太好,不过他的一句话却深得我心,那就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显然这位女记者不怎么彪悍,因为他出来解释了,当然如果换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是,舆论太彪悍了——究竟是什么会让当事人认为有解释的必要——因为人们的讨论已经涉及了太多的是非对错。

这实在是件很离奇的事情,如果人们把这件事仅仅当做八卦来讨论,那再正常不过,从一个猎奇者的角度来看,甚至要感谢她,因为她为我们无聊的生活增加了谈资,不得不承认,人们如此喜欢八卦,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八卦,但若说从这件事情中能讨论出什么“是非对错”则纯属胡扯。尤其是当一些人八卦完别人,却没有心怀愧疚,而是站在道学家的高度上去指责别人,以此来占领道德高地,简直就是是胡扯中的战斗扯。

一个女人如何穿衣打扮,要不要秀乳沟,只要没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便是她的自由,女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这完全属于个人权利的范畴。有更彪悍者陈文茜,曾曝出一句名言:乳房只是女人的社交工具。她还专门在《商业周刊》上发表一篇题为《只剩一个乳房》的文章,表示要利用乳房的剩余价值,以300万元新台币的价格为《花花公子》拍裸照。一个女人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同样可以是她的权利和自由,评价她这么做是不是恰当,是不是应该,甚至是对是错,本身就是伪问题。如果她没侵犯别人的利益,就不该被别人所指责,同样,当她不侵犯公共利益的时候,也不值得成为一个公共话题。

在韩寒抄袭事件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就发表过类似的观点,如果谁觉得自己是被抄袭的原创作者自然可以去告他,如若没有,韩寒又不侵犯公共利益,拿出来当作公共话题来讨论完全没有必要。人们固然可以在“韩寒为什么就不能质疑”上纠缠,或者继续在“记者秀乳沟为什么就不能质疑”上纠缠,但其实,这根本不是一个能不能的问题,儿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

当一个社会中的人们都纠结于一个女记者如何穿衣服,一个作家的文章中有没有老爹的影子的时候,我们离有意义的公共生活已经越来越远。在公共舆论的空间内,我们纵容了一份无聊,便意味着丢失了一份意义。因为公共讨论的空间是有限的,因为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当我们热衷于对类似的伪公共话题做出价值判断的时候,更多值得讨论的话题,正在被我们无意中忽略,那些关涉到公共利益的话题被挤出了公共空间。最终在公共话题上形成了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

这种公共话题上的“劣币驱逐良币”最直接的体现,便是“网络推手”的不断得逞,商业炒作的肆意横行。当人们指责一个人炒作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是炒作的受害者。但是从某种角度上说,炒作更像是一个愿者上钩的游戏。大家默许了太多没有公共意义的话题——或许这就是网络推手得以存在的重要土壤之一。如果人们心中都能对个人权利和公共利益的范畴有些许常识性的判断,网络推手自然就会缺少了土壤。

当然,如此言论,并不是反对人们去八卦,明星八卦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算没有明星,也会有张家长李家短的八卦。但正如法国作家纪德在《地粮》中写道:“重要的是你的目光,而不是你看见的东西”。一个现代公民应该具有这样的警惕,纷繁复杂的信息中,辨清哪些不适合作为公共话题来讨论,才可能共同构建出有意义的公共生活。总之一句话,让公共的回归公共,让八卦的止于八卦。

 

标签(Tags):艾婷婷,露出乳沟v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